凌晨四点半的灯光

时间:2021-09-13 11:26:13      来源:

□陆锋

下班回家,门上贴了一张便签条:陈老师,您家厨房的灯可以凌晨四点半就打开吗?我现在还没有钱可以支付这笔电费,但我保证我以后工作挣钱了一定会把这个钱还给你。落款李小明。

我在一所小学里做老师,也带班主任。班上恰好有一名学生叫李小明,那是一个经常调皮捣蛋的孩子。上周,我还因为李小明下课揪女同学的头发联系了他的家长,本想是约家长来学校见面具体谈一谈的,没想到家长在电话里很敷衍,声音中带着困意,口口声声都是“老师,小明有什么不好的地方你就骂、就打”和“谢谢老师”,让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接着往下说。只能在心中默默感叹一声:“学生身上的问题不能及时解决,就是家校共育没有做到位啊。”

我撕下这张便签条,看着这个歪歪扭扭的字迹,确定这就是我班上的学生李小明写的。

他为什么希望我凌晨四点半就打开厨房的灯呢?我十分好奇。

怀揣着这份好奇,我在入睡前定好了四点二十分的闹钟。这一夜,我睡得极不安稳,睡睡醒醒,不停看时间,总是怕错过了闹铃声。就这样,好不容易捱到凌晨四点,窗外响起了收垃圾车的铃声,随之是一阵让人心浮气躁的嘈杂。这大概就是住在一楼的弊端吧,好在没一会儿这一切又归于平静了。

这时已经是四点二十五了。我的心一下提了起来,悄悄地走过客厅,打开了厨房的灯。

此时,天色仍是暗的。厨房的窗外又有几棵树木遮挡着,若不是开了灯,窗外只能看到婆娑的树影,其余都还在安静地沉睡。

没多久,这份安静被扫地声打碎。“唰唰唰”,那是清洁工特有的大扫把的声音。我站在窗后,刚好可以看到清洁工扫地的身影,只是这位清洁工似乎有些懒散,总是扫几下就停下来歇着,行动也不利索。我想:各行各业都有这样的人,躲懒且敷衍。

就在我准备去关了厨房的灯回去补觉的时候,我看到藏在树后的一个小小身影——李小明!我差点脱口而出。

大概是对于我的“紧迫盯人”视线有条件反射,几乎是同一时间,李小明回头看到了站在窗后的我,立刻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

我朝李小明挥挥手,示意他进来找我。

李小明站在原地,一脸不情愿的样子。

我作势要开窗,他立刻双手合十求饶,蹑手蹑脚地从这棵树后到那棵书后,最后一幅做贼心虚的模样站在我面前。

“你怎么在这儿?”我问。

“老师,谢谢你答应了我的请求。”他说。

牛头不对马嘴的问答。

我决定换个方式:“李小明,你为什么要让我凌晨四点半打开厨房的灯?”

李小明看看我,又低下头,紧攥着双手,就是不吭声。

我说:“如果你不告诉我真实原因,我以后不会在凌晨四点半开灯的。”

李小明支吾了半天,才憋出一句:“老师,那个清洁工是我爸爸。”

“嗯。”合理!我又问,“然后呢?”

在李小明的叙述中,我知道了李小明的父亲是一个腿脚不便的人,这份清洁工的工作是街道为了照拂帮助他们特意安排的。一个月前,因为天色太暗,他的父亲在工作的时候摔了一跤,本就不便的腿脚顿时雪上加霜,连走路都不行,只能在床上躺着。尽管父亲为了省下医药费,总是说自己不疼,休息两天就好了,但李小明看着父亲额头涔涔的冷汗心里非常难过。父亲的腿脚刚好一些,就立刻上班了,他怕父亲出意外,总是悄悄地跟着。他没有其他办法了。

上周,班级里的女同学说我就住这个小区,他一听,就追着人家问我住哪一户,女同学说不知道,他就揪了人家的辫子。

“老师,我不是故意的,我当时就是急了。”李小明眼巴巴地看着我。

我温柔地摸摸他的脑袋,问道:“那你怎么知道我住这里?”

李小明不好意思地说:“我听到了你和冯老师聊天,说一楼噪声大……我又悄悄跟着,看你走进这栋楼,这间屋子就亮灯,我才想到了这么一个主意的。”

“你呀,这份聪明放在学习上多好。”

李小明立刻站了起来,说:“老师,只要你每天凌晨四点半都能打开厨房的灯,我保证好好学习不捣乱!”说完,紧张地看着我,加了一句,“真的!”

“小朋友要好好睡觉。”我说,“以后早上别起那么早,厨房的灯凌晨四点半会准时亮起的,好吗?”

闻言,李小明激动得眼眶都红了,不停地点头:“嗯,谢谢老师!”

从此以后,凌晨四点半,我家厨房的灯会准时亮起。而在课堂上,李小明不再调皮捣蛋,一心向学,逐渐散发属于他的光芒。

凌晨四点半的灯,很亮。

凌晨四点半的光,很暖!

主办:中共福建省委政法委员会 承办:福建法治报社
网站编辑部电话: 投稿邮箱: 闽ICP备0906065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