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首页 > 法苑文艺 > 诗词随笔 > 正文

《调音师》:剖析人性的手工制品

2019-04-11 16:42:09   来源:

□王珉

印度电影《调音师》,以2010年网红法国悬疑同名微电影为原型扩充改编。恰似一件手工制品,依靠悬念丛生、极具创意的惊悚故事,以小成本开辟了深耕细作的新模式,耐人寻味。

原作中,钢琴家将自己乔装为盲人。只因这种做法,会让观众认为他的听觉更敏锐。电影版矛盾冲突,仍是一场偶然目睹的谋杀案,但立意和内涵更胜一筹,电影版聚焦人性和社会的阴暗面。斯里兰姆·拉格万导演,鲜明的个人风格和电影语言,将凶杀现场拍摄得如同惊心动魄的战场。

电影的关键词是“盲”:盲人、假盲、真盲、复明。影片尾声是两年后的欧洲某地,主人公阿卡什和前女友苏菲再次邂逅。分道扬镳后,阿卡什气急败坏地用导盲杖击打地上的易拉罐。显然,此时他的视力已恢复。观众这才如梦初醒,阿卡什帮助西米逃生的故事是谎言,这样一个眼睛没瞎但心灵已瞎的人,配不上真挚的爱情。

这种反讽的黑色幽默表现手法,还体现在其他角色身上。身为警察局长的西米情夫,竟是谋杀案的真凶。导演将阿卡什在警局报警时害怕怯懦的心理活动,刻画得细致入微。片末,飞扬跋扈的警察局长被困电梯内,又被自己愤怒中射出的子弹弹中,最后命丧电梯;阿卡什的邻居男孩同样不是“省油的灯”,他刚开始故意用绳子绊倒阿卡什,帮他叫车还讨小费。当男孩无意间发觉阿卡什并非真盲时,便举着竹竿用手机偷录视频证据,并试图卖给苏菲和西米。这些不同阶层和年龄段的人,被利益熏心的社会风气所影响。

更值得玩味的,还有视听背景乐渲染的紧张情绪叫人窒息,急促的钢琴伴奏营造出扣人心弦的快节奏。《调音师》相比经典恐怖系列《死神来了》《电锯惊魂》《惊声尖叫》等少了血腥残暴的画面,但环环相扣、层层逆转的“密室杀人”剧情悬念感十足。再加上希区柯克的“桌底炸弹”理论,“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叙事套路,把悬念调到了最紧绷的状态。海报中各种元素穿插,各种偶然性巧合和反转层出不穷,不到最后一刻无法猜到结局。

印度电影《起跑线》揭露阶层固化的矛盾,《调音师》则直面阶层鸿沟。阿卡什、西米、身为警察局长的西米情夫和趋利避害的群众——这些断裂的社会各阶层,不是利益共同圈,没有同理心和同情心。相较《心迷宫》和《暴裂无声》抽丝剥茧的解谜方式,《调音师》三线并进形成强力粘合剂,让阿卡什、西米、西米情夫这三个主角的命运巧妙交织,使得虚与实、善与恶、罪与罚的逻辑如多米诺骨牌交锋贯穿始终。而观众通过虚拟的影像释放了心中的恶之花,人性百态与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不谋而合。在“借刀杀人”的形而上层面,更探讨人性的贪婪和丑恶。

 

主办:中共福建省委政法委员会 承办:福建法治报社
网站编辑部电话:0591-87870376 投稿邮箱:fjcawcom@163.com 闽ICP备0906065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