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首页 > 法苑文艺 > 诗词随笔 > 正文

一树独先天下春

2019-01-24 17:10:39   来源:

□邱云安

俗话说“小寒大寒,冻成冰团”,这不,小寒刚过,一场冬雨让南方的温度刷新了入冬以来的新低,强烈的冻感让人们直呼“冻掉下巴”。寒潮来袭,南方迎来天寒地冻、北风凛冽、滴水成冰的“速冻”模式,但就在这数九寒天,闽西观音井的千亩梅花却在冷风冻雨中迎寒绽放,千树万树梅花漫山遍野、亭亭玉立、蓬蓬勃勃、云蒸霞蔚,蔚为壮观。梅枝上开满了密密麻麻红色的、粉色的、白色的花骨朵,繁花从树枝开到树梢,不留一点儿缝隙,竟是这样饱满,这般豪放和烂漫,带着狂野和自信。冷冰冰、湿漉漉的空气中弥漫着袅袅梅香,沁人肺腑,这清新的香味,不像玉兰花那样浓郁猛烈,倒像兰花散发出的脉脉馨香。游人漫步其间,暗香浮动,如游香雪海。

放眼四周,万木萧疏,百花绝迹,唯有这铺天盖地的寒梅迎寒斗雪盛开。我们穿棉衣棉裤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就连手上也戴上了棉套,可谓是全副武装,但在天寒地冻的山岗梅林漫步仍觉得瑟瑟发抖,而眼前的梅花迎着下得正欢的米粒雪开得正艳。无论是在山崖峭壁还是在山沟水圳、庭院墙角,都能看见梅花铮铮铁骨,虬枝疏斜,它不屈不挠、不畏严寒、不惧冰雪,它扎根贫寒、卓尔不群,它不与百花争艳,凌寒绽放。

万花敢向雪中出,一树独先天下春。自古以来,梅花就以清雅俊逸的风度倾倒了多少文人墨客,宋人陈亮《梅花》诗曰“一朵忽先变,百花皆后香”,写出梅花不畏严寒、敢为天下先的品质;王安石《梅花》诗云“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表现其坚贞气节和高贵品格;元人王冕《墨梅》又云“不要人夸颜色好,只留清气满乾坤”,表现了梅花独立的人格魅力和不愿同流合污的个性;陆游的《咏梅》中“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表现出不屈不挠的高尚情操。世称“梅妻鹤子”的北宋诗人林和靖种梅养鹤成癖,终身不娶,眼中的梅含波带情,笔下的梅更是引人入胜,凭借“一味清新无我爱,十分孤静与伊愁”的名句,把天真、闲旷、清新、幽静的境界赋予了梅花,“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花如人,人同花,人花合二为一,彰显梅花的精气神。

记得有一次看电视剧《江姐》,里面有一首歌叫《红梅赞》:“红岩上红梅开,千里冰霜脚下踩,三九严寒何所惧,一片丹心向阳开、向阳开。红梅花儿开,朵朵放光彩,昂首怒放花万朵,香飘云天外,唤醒百花齐开放,高歌欢庆新春来、新春来、新春来。”当时,江姐与狱中的姐妹们一边绣着红旗,一边唱着这首歌。前不久,到重庆接受红岩魂党性教育,授课老师现场表演再现了当时的情景,江姐那种不屈不挠的气节,那种气宇轩昂的气慨,让我记忆犹新。而红梅,不惧困难,不为风雪低头,冰清傲骨的品质,不正是英雄的化身吗?我也是从那时起,对梅花的感情由喜爱发展到了敬佩。

闽西崇山峻岭,自古多梅树,这片红土地更因为无数先烈像梅花一样坚贞不屈,一树独先天下春,用生命谱写出一曲曲感天动地的英雄史诗。在这片红土地上,闽西人民为中国革命做出了重大贡献,付出了巨大牺牲,仅在册的革命烈士就有2.4万人之多,而把血洒在闽西大地上的外地籍战士也有成千上万。他们用生命绘就的梅花在闽西乃至中国大地上绽放出烂漫的春色,为闽西赢得了“红旗不倒”“红军之乡”“将军之乡”的赞誉,彰显了“闹革命走前头,搞生产力争上游”的苏区光荣传统。古田会议的圣火,更是开启了中国革命“成功从这里开始、胜利从这里开始”的光辉起点。

穿越血与火的历史烟云,现在的闽西,已经很难见到当年鏖战的痕迹,闽西儿女在新长征的道路上,正秉承着革命先辈们的光荣传统,发扬“滴水穿石,人一我十”的精神,穿越一切险滩急流,战胜一切艰难险阻,续写新的传奇。

漫步观音井,这个10年前还是水土流失重灾区的荒山野岭,如今已然成为闽西有名的花果山。不止是观音井,在闽西,“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观念已经根植于人们脑海,闽西儿女把植被一度被严重破坏的山川改造得郁郁葱葱,从昔日全国水土流失重灾区,到今朝南方水土流失治理的典范,从昔日用烈士鲜血染红的红土地到现如今处处青山绿水的“绿土地”,新时期闽西儿女更像是一朵朵寒冬腊梅,傲雪凌霜,开百花之先,独天下而春。

我把从观音井带回来的梅枝插在花瓶里,屋外寒风凛冽,屋内满室清香,沁人肺腑,闻香识春,仿佛春天就要到来。

主办:中共福建省委政法委员会 承办:福建法治报社
网站编辑部电话:0591-87870376 投稿邮箱:fjcawcom@163.com 闽ICP备0906065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