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首页 > 评论 > 反邪教专栏 > 正文

清明节:细数那些被“法轮功”残害的亡魂

2019-04-08 10:26:39   来源:

□省防宣

清明节作为最重要的祭祀节日之一,我们在寄托哀思缅怀先祖的同时也要提防打着“弘扬中华传统文化”旗号的“法轮功”,认清其真面目,识破法轮功的害人伎俩。

病死

“法轮功”中“病死鬼”最多,据不完全统计,迄今为止,至少有2000名“法轮功”人员因拒医拒药而过早病亡。李洪志说病因“业力”而生,医生看病只不过将病根转移到另外空间,积攒多了要毁掉性命。唯有修炼法轮功,才能消业祛病。这个大法师父呵斥弟子“信你吃什么药?”于是,那些痴迷弟子真的相信,纷纷送掉了小命。别说是普通弟子,即使是精进的骨干分子也照样因病早亡。据不完全统计,境外法轮功骨干死于疾病的已经超过30人。其中如李大勇、韩振国、封莉莉、李国栋、兰多(美国西人弟子)、朱根妹、刘静航、剧玫、林逸明、李继光……皆因病早逝,祸根就是李洪志。日本的法轮功骨干佐藤贡、肖辛力夫妇双双病亡,分别只活了49岁和43岁。

累死

2016年9月24日,俄罗斯洋弟子叶甫盖尼和30多位法轮功痴迷者一起,举着标语准备到中国大使馆进行鼓动宣传和抗议活动,可是还未到达,叶甫盖尼就晕倒并失去意识,由于耽误了抢救时机而猝死。在救护车赶到之前,法轮功活动的协调者已提前命令众信徒:“脱下他的黄夹克,免得人们说这人是因为练法轮功才得病死的。”

毒死

河北省易县独乐乡寨子村44岁的李炳月,为寻求“圆满”喝下剧毒农药而亡。河北省保定市安新县安州镇西向阳村的于秀芹,为快速成佛喝下半瓶乐果农药自杀身亡。湖北省武穴市梅川镇王胜村44岁的王艳珍,相信李洪志的地球毁灭说,为求“圆满”服用大量安眠药而自杀身亡。湖北省应城市25岁的徐思文,为验证法轮功能“保佑”修炼者的“法力”,服下6包染发粉中毒身亡。桌子上的日记本末页写有“公元一九九八年一月二十三日凌晨二时副元神修炼圆满”的字样。

饿死

湖北省安陆市李店镇粮油公司的王宏业,1997年开始习练法轮功,迷上法轮功后,他不上班,不顾家,一心追求“圆满”。2007年12月,他在李洪志关于“最后”,“圆满”等“经文”的蛊惑下,一连六天不吃不喝用绝食的办法结束了生命。

烧死

李洪志鼓吹“肉体肮脏”,怂恿弟子弃身圆满,不少痴迷者选择了自焚捷径。2001年的“1·23自焚案”让刘春玲、刘思影母女送了命,此外北京市怀柔区的刘铮,山西省屯留县的李进忠、常浩驰,湖南常德的谭一辉,河南省息县项店镇曹集村的曹丽,河南省济源钢铁公司职工王保涛,湖北省红安县的刘杏桃,江苏省如皋市白梓镇的朱正峰,都企图“浴火成佛”,结果都丢了性命。

闷死

四川省三台县的蓝绍维与妻子魏志华都是法轮功痴迷者,蓝为帮助妻子找回“元神”,伙同几位功友为魏志华念法轮功“经书”驱魔,将魏志华手脚捆绑,用手和毛巾捂住了她的口鼻,整整念了两天两夜,导致魏志华因窒息而死亡。陈晓茗的姐夫李远根痴迷法轮功,几乎不要家庭,与妻子分居。作为小姨子,陈晓茗为了姐姐的幸福,多次阻止和举报李远根的违法行为,李远根认为陈晓茗是“破坏大法”的“魔”,根据李洪志“大逆之魔就是该杀的”的邪说,2012年1月8日深夜2时,趁家人熟睡后,李窜入陈晓茗住房,掐住熟睡中的小姨子的脖子,致使陈晓茗窒息而死。

撞死

李洪志在《转法轮》中吹嘘修炼法轮功绝不会出任何危险,特别是不可能出现车祸。然而,韩国法轮大法学会副会长金正浩、韩国“法轮大法学会”骨干全判烈、泰国法轮功骨干张孟业、西人弟子“大法捍卫者”曼斯等人都死于车祸。1998年7月4日,海南省8个大法弟子乘车去“弘法”,与一辆大客车迎头相撞,结果,包括海南辅导总站副站长陈勇在内的7名大法骨干丧命。

清明时节雨纷纷,那纷纷细雨是“大法亡灵”无尽的悔泪,更是天地之间无言的诉说,要获重生,就要尽快脱离坑人害人的邪教“法轮功”。

主办:中共福建省委政法委员会 承办:福建法治报社
网站编辑部电话:0591-87870376 投稿邮箱:fjcawcom@163.com 闽ICP备0906065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