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首页 > 法苑文艺 > 诗词随笔 > 正文

身旁的小树林

2018-10-25 17:02:10   来源:

□虬田

我们单位就建在山坡上,陡峭之处便是一片小树林。

树林虽小,但里边的树木品类颇多。又高又大的是榕树,苗条高挑的是香樟树,枝粗叶大的是白玉兰树,树冠紧凑的是桂花树,枝叶纷乱的是芒果树,叶细干直的是柏树,横枝层次分明的是木棉树,秋叶金黄的是银杏……它们或独处一隅,或成群结伙,牢牢地占据着这一方土地。

树木之间,间或长着杜鹃、栀子、三角梅、迎春花、绿萝等小花小树。再有,就是一些叫不出名的萋萋芳草了。

小树林里的树木花草和我们这些员工一样,来自五湖四海。你听那榕树,风撩拨过叶子发出的沙沙响声;再看那芒果树,全身上下凌乱,似乎刚从太平洋的游轮下来,还来不及梳理梳理呢!那棵最高最大的榕树,身上挂着“名木古树”的闪亮牌子,是整片林子名副其实的老大,只有它享受独占一方的派头待遇。还有那棵木棉树,别人长叶它落叶,却在令人诧异的时候惊艳地开花。

每天上下班,我们都要从小树林穿过,人和树相对无言。

无言并不等于无意会啊!

当细雨随夜风淋湿树木枝干时,新芽嫩叶抽出了,小树林青翠之上便添了一抹新意,崭新而不艳俗。林下,蝴蝶翩跹,蜂鸟嗡嗡喳喳,杜鹃花鲜红,栀子花白,迎春花披拂,阵阵花香,慷慨熏人,草色遥看近却无地盎然呈现。它是在用勃勃生机来告诉我们“一年之计在于春”,莫蹉跎,只争朝夕地去奏响生命的华彩乐章吧!

当芒果树全身亮出果子时,所有人都为之一振,谁说收获属于秋天?树木的叶子郁郁蓊蓊,遮天蔽日,钻进枝叶纳凉的知了,吸着白玉兰的花香,呼朋引类。枝叶之上,阳光喷出了火,烤得树叶子卷了起来。而太阳不出来的时候,狂风骤雨却来了,风雨对树叶子又扯又打、又搓又揉,硬生生地把它蹂躏得凌乱。风一歇,雨一停,树木又神采奕奕了。它是在用坚韧不屈来告诉我们:生命中,这点风雨、这点痛根本不算什么。

当银杏的叶子黄得让人炫目迷离的时候,树顶上的天空澄明,云白云轻云卷云舒,风清气朗。树上的鸟儿开始早睡迟起,啼声悠长。树下小草的饱实种子,就此别过,各自安好,有些随风远去,异地生根;有些旧土难离,就地落下,待春来发。晨暮林间雾气绕树,氤氲缥缈,竟有些凉意了。它是在用萧瑟离愁来告诉我们:生命轮回,生生灭灭,得得失失,坦然视之。秋风起,要记得添衣了。

当凛冽的北风刮得脸疼的时候,哈气成雾,露结为霜,蝉衣萧索地挂在树上,昔日那些欢腾的鸟儿不知道飞到哪去了,恋土的蚯蚓早已沉沉入眠,小树林里一片阒寂。绿萝、榕树、香樟树、芒果树、白玉兰树、桂花树、木棉花树、迎春花等花木仍然波澜不惊,一身青翠,抖擞的神采丝毫没有减退。它是在用乐观昂扬来告诉我们:开开心心地过是过一天,糟糟糕糕地过也是过一天。况且冬天都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故此,每当我困顿之时,就会徜徉在这小树林间,闲看身旁花开花落,漫观天外云卷云舒,诗和远方的情致顿然落满胸间,便云开雾散、豁然开朗、心旷神怡、耳聪目明。

诗和远方常给人以奢靡、高大、难以企及的感觉。其实不然,也许,你的诗和远方,就在你身旁的小树林里嘞!

(作者单位:省公安厅)

主办:中共福建省委政法委员会 福建省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 承办:福建法治报社
网站编辑部电话:0591-87870376 投稿邮箱:fjcawcom@163.com 闽ICP备0906065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