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首页 > 法苑文艺 > 诗词随笔 > 正文

梅花书签情切切

2018-10-11 17:11:40   来源:

□郑雯斌

多数时候,日子平淡,静似一泊湖水。偶也不乏清风吹拂,几片落叶飘零,让湖面荡起圈圈涟漪。就如,春节前意外收到已“失联多年”的好友寄来的礼物——一枚刻有“梅花点点飞花雨”的檀木书签,给犬吠声声的春节增添了暖暖的春意,也让一些有关书签的记忆在看似平静的湖面下暗流涌动。

我的第一枚书签被夹在一本叫作《孩子们的天方夜谭》的童话书里,是父亲送我的10岁生日礼物。我拿着书爱不释手,甚至能感觉到自己双眼放出的光映在彩色书皮后又被折射回来的亮闪。我小心翼翼地翻动书页,忽然,我的手停止了,眼睛被书里静静躺着的一方纸片吸引。纸片约摸三指宽一长,质地较硬,精美小巧,上头印着和书皮一样的图案——一棵栖息着许多五彩动物的大树下,倚靠着两个金发碧眼的外国孩子。

这是什么?我绞尽脑汁也毫无头绪,只得求助“博学”的父亲。是啊,哪个孩童小小的心里不是住着一位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父亲?我的父亲只是名小学老师,但他能从今天的云彩看出明日的天气,他能给桃树嫁接,也能给鸡鸭治病,他的口中还能吐出比课本更加神奇有趣的故事来。

“这叫书签,是用来标记读书位置的。看,把它夹在这里,下次就可以接着往下读啦!”父亲一面说一面演示。可是折叠不是更方便吗?我歪着小脑袋正想问,“折叠书页会损坏书本,书签就不会。”原来这方小小的纸片如此重要。

童话书很快在班里传阅开来,当同学们看到书里夹着的书签时,脸上无不例外地打着一个个问号。我学着父亲的口吻给伙伴们讲解,并且反复强调一定不能把书弄皱了,更要保护好书签。

一段时间后,书回到我手中,书签却不见了!我还未来得及细细端详它的新奇和特别,它就这么快不翼而飞了。这种低落的心情缠绕着我好些天。

好在孩子似乎都是“健忘”的,不快的情绪不久便被抛诸脑后。有一天,当我再次翻开童话书时,一种熟悉的触感顺着指间传来——一张黄色的书签!上头贴着一簇簇红色的梅花,十分鲜艳精巧。原来,我的沮丧都被父亲看在眼里,他让母亲给我做了这枚书签。母亲手巧,她用父亲当时抽的红梅香烟的纸壳加以裁剪,烟盒上的梅花固然千篇一律,但母亲将其重新拼接,展现的是另一番盘曲遒劲俏丽争春之态。我又有书签了,而且这方书签是真正独一无二的。

只要想得到,贺卡、请柬、花草蝴蝶等都可做成书签,这是梅花书签给我的启发。清晰记得,那时我对着各式各样自制的书签许了一个愿望,希望长大后自己能拥有许多书,好让这些书签都能找到归宿。

多年来,这帧梅花书签一直陪伴着我,不论是挑灯夜读的求学时代,还是如今时常独坐的阒寂夜晚,它从这本书到那本书,从当下到明年,随着书页翻动不断变换栖身之所,我也跟着书签的移动变换着心境。只是,它和我一般,都敌不过岁月的侵袭,爬满褶皱,发旧泛黄。

与书相遇,在平静的日子里;与书签相视,手捧书儿读,这何尝不是一种惬意?“享受阅读吧!”我常听见它这样对我说,我知道这亦是家人制作书签时最初的希望。

主办:中共福建省委政法委员会 福建省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 承办:福建法治报社
网站编辑部电话:0591-87870376 投稿邮箱:fjcawcom@163.com 闽ICP备0906065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