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首页 > 法苑文艺 > 诗词随笔 > 正文

名扬古今的泉州石文化

2018-10-11 17:05:57   来源:

□戴高山

说起泉州文化,自然离不开石文化。从石佛、石像、石桥、石塔,到石街、石房、石桌、石椅,石人、石马、石花、石鸟,以及石旗杆、石敢当……可谓应有尽有!简而言之,只要是有灵性的地方,就有泉州石文化雕塑的艺术;只要是有生命的地方,就有泉州工匠雕琢石头的理由——这就是泉州的石文化,一种融通古今、永无取代的文化。

岁月和人,以及许多自然生命,都将老去,唯其石头不老。当地球形成并冷却之后,最先产生的物质便是石头。石头以其古老、坚强、恒久不变的品性,带着一颗与天地同老、与日月同春的决心,安然存在着。

泉州盛产诸多天然的花岗岩,以白色面带有黑麻花点的为主;其次,自然也有以粉色面带黑麻花点的以及一小部分青色的石头。

自古而今,泉州有着花样翻新的石头筑造艺术,它们琳琅满目、千奇百怪。在古代,作为千秋万代的建筑材料,石头被泉州人视为宝。如今,从街道到马路,从城市到乡村,无处不在的石头、石卵的身影装饰着这座古老而文明的现代化城市,令人叹为观止。

泉州人将石头的生命发挥到淋漓尽致——没有一块石头是一样的!同样,也没有一种雕塑与建造风格是一样的。

从西塔一直延伸到东塔,从45.06米的高度一直到48.27米的高度,闻名世界的这两座古石塔,八角五层,仿木楼阁攒顶式的建筑风格,全部由石头筑造而成的。它让我们必须仰视,必须以一种极其虔诚的心态,抬起曾经视之为最尊贵的头颅,庄重而落帽式地仰视。这是一种多么可爱、高贵的姿态啊!东西双塔站立于此,站立于泉州,站立于世界文明的东方,堪称世界石塔之林中最高、最为伟大的建筑了。

从洛阳桥到安平桥,从桥长834米、宽7米到桥长2070米、宽3-3.8米;泉州石桥的文化,也是登峰造极了。那开启生物学建造模式,那由海蛎兄弟相连而结起的石头兄弟,千百年来肩负着历史的使命,千百年来,承载着多少步履车痕。我们不得不以历史的回声,留下岁月的粉尘。不管潮起潮落,都将以一首赞歌存在,继续跨越年轮,与天地同老!

从清源山到老君岩,历史雕塑了千年的道家文化。天下谁人不知——老子天下第一!而老君岩虽已经风历雨,让岁月的风霜粉刷,但骨子里依然是泉州花岗岩里最美的颜色,是生命中最苍白的洁净。是石头赋予的,是文化赋予的,是历史赋予的,是千年的文明与哲理赋予的生命。

后来,石头流向文庙,走进蔡氏古民居,落脚于佛堂庙宇。文明,以另外一种形态出现;历史,却以多种多样的形式,将其凝固。曾经闻名千年的石头街,踩踏过多少游客商旅的脚印?如今,石头街已成为历史,成为深埋地底的“海丝文化”。当然,这也是石头赋予的、一种恒久不变的、回归于自然的理念,是一种结局与宿命。

许多古老的文化,由石头转变为建筑,转变为艺术,转变为文明,以及具有文字的生命。但是,有那么一天,它们终将还归于土地,还原成为石头。

多少古厝老屋,曾经显赫一时,那些富贵、权势造就的文化与文明,曾经立竿见影、风光一时——旗杆石,门当、户对,门乳、门匾,石狮子、石敢当……许多古厝昔日的风光,是因为它们的显赫,石头也跟着显赫起来。后来,古厝不见了,石头却穿越历史,就算深埋地底,一样留住了历史,留存了生命……尽管朝代早已消亡,历史也早已远去,许多古老建筑已不复存在了,但石头仍然以孤独的身影,留下历史的尘烟,留下文明的往昔,留下许多让人可以咀嚼的文化与文明。

在今天,当你行走于泉州的大街小巷、村野乡里,不知不觉中,你会有一种意想不到的惊喜,你邂逅了千年的文化与文明,邂逅了历史和成熟的沉淀,并以一条脉络,延伸到古老。不止是乡村,甚至于城市,甚至于逐渐消失、逐渐让人遗忘的石锁、石锤、石磨、石臼以及石水槽、石桌、石椅、石凳子,甚至于远古的石刀……

是的,你没有忘记,甚至于你的脚下,有一块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石头,都将不知从哪一个时代中走来,慢慢地,自我塑造成为一种不为人知的历史!

从生到死,从愚昧到文明,只要你扫除一段历史烟尘,历史便会在你眼前,重新展示另外一种玲珑剔透、另外一种潇洒飘逸。不知从哪一年开始,石头成为永恒的印记,镌刻在某个人的坟头前。从平民百姓,到王侯将相。石头,只有粗糙与精细之分,没有富贵与贫贱之意,每个人死后,都将得到一块刻有自己姓名的墓碑,还有一段他们曾经的往事。这期间,文字或古或今,或长或短,或粗或细,或工或草,或大或小……

我们的古人,每一个人都有机会、有缘分,幸运地为自己留下一方石碑。人没了,尸骨没了,那一方石碑却将永存!甚至于他们墓地前的——石人、石马、石狮子、石栏杆以及环绕墓穴周围的,大大小小的石头……

没有人知道,在泉州的猪圈里、鸡舍旁,会不会突然冒出一块碑石。哪怕是古人的墓碑石,都是历史的一份宝藏,值得永久珍藏!

没有人能够告诉你,那些长的短的、粗的细的、方的圆的以及没有刻上名字的石头,是始于何年何月,是哪个工匠留下的手艺,但他们确实存在着,从那个朝代中走来,并且,还将往新的时代中走去,与天地同老。而,故事却不知从何时开始,到何时结束……

没有人能够说得清楚,石头,到底有没有生命?对我来说,我感觉它是有生命的。石头的生命,并不是人类赋予的,不是工匠和艺术大师赋予的。石头原本就是生命,从地球开始形成的那天,它就有了生命,并且伴随地球,在宇宙中运转,保持永恒。

而人类的生命只是一种过程,在苦短的人生中,或许会在纸上、石上留下几个让后人刺眼的、敬畏的文字。而石头上留下的,正是某人短暂停留的符号……

(作者系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

主办:中共福建省委政法委员会 福建省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 承办:福建法治报社
网站编辑部电话:0591-87870376 投稿邮箱:fjcawcom@163.com 闽ICP备0906065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