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首页 > 法苑文艺 > 诗词随笔 > 正文

车辙远去是康庄

2018-09-27 17:31:06   来源:

□李宣华

何谓康庄?《尔雅·释宫》云:“五达谓之康,六达谓之庄。”康庄之路是一条宽阔平坦之路,是一条人心向往之路。我的老家将乐县上华村在一个偏远僻静的大山深处,那里的路之变,见证了这个小村翻天覆地的变化。

5岁那年。老家自然村通往外界的路是一条约半米宽的崎岖山道,如同俄罗斯民歌《小路》所唱:“一条小路曲曲弯弯细又长,一直通向迷雾的远方……”平日里,乡亲们难得出一趟村,更别说我们这些小屁孩了。那些年,每到八月中秋前,家家户户都得各安排一劳力,带上刀锄集体修路,只为迎接客人的到来。

10岁那年。道路已经拓到1米余宽,可以通板车啦!乡亲们亲切地称这条路为板车路。我清晰记得,父亲倾其所有买回一辆板车时,母亲是放鞭炮在大门迎接的。比我长6岁的大哥力大无比,他的“习武”的器具就是从板车架下卸出的板车轮,徒手可以连续举起60多下。不过,不管大哥力气如何巨大,拉一车谷子或柴禾回家,面对门前拱桥的小段斜坡,他总是显得那般力不从心。遇到雨季,板车出行就更是费力,留下深深的车辙。如同韩磊《走四方》中所唱:“路迢迢水长长……一路走一路望,一路黄昏依然……”

15岁那年。我在距家30公里的小镇上中学。父辈们说我们这代人最幸福,有书读了不说,还坐上了拖拉机。小村20户人家,只有最富足的石叔家有一辆拖拉机。他的拖拉机是从到村里造林的采伐队那里转手买来的。路也是那批采伐队拓宽的。我记得,那时村里可热闹了,三四辆拖拉机轰隆隆地在村里不停穿梭。弯弯曲曲的道路被装载木头的拖拉机轮碾出不堪重负的压痕——中间高、两旁底,乡亲们把这种有着鲜明印记的道路叫作拖拉机路。雨后,拖拉机车轮打滑,全村老少出动帮助推车,被加速旋转的轮子拨拉出的泥水溅得满身泥浆,是常有之事。“风雨路漫漫,多少坎坷艰难。有了爱心与奉献,我们相依相伴。”《人间自有真情》唱出了那些年月里,可爱的父辈们齐心相帮推车的古道热肠。

20岁那年。村里的道路和5年前相比,一样的坑洼,一样的蜿蜒,不一样之处在于路上的行车。我的一位堂兄脑袋活络,买回了一辆龙马车。乡亲们坐车再也不要像5年前坐在露天拖拉机后斗,得时时处处避让狭窄道路两旁迎面而来的高高的芦苇、蒺藜或是树枝刮擦的危险。坐上龙马车的乡亲们幸福之情溢于言表,那首叫《道路》的歌曲唱出了大伙的心声:“这世界上一定有条道路,一直通往幸福的永恒……”

25岁那年。“道路宽了,心气顺了,日子越来越好。”当《越来越好》那首歌在村中风靡,乡亲们的梦想更加照进现实:村里的道路拓宽了,铺上水泥了,镇里专门为上学娃开通的周末班车开进了小村。感恩的乡亲们索性直接把这条水泥路叫作了班车路。

30岁那年。本以为,道路都水泥硬化通班车了,关于路的故事可以“功德圆满”。直至有一天,村子不远处的山腰上“一桥飞架南北”,向莆动车铁路如同腾飞的两条巨龙,横跨村前的两座大山,何其美哉!乡亲们这才知道,自己的目光是多么的短浅。正如曲旦卓玛演唱的《坐上火车去拉萨》:幸福的歌啊一路的唱……

国庆将至,欢迎各位到我家乡游览一番。

(作者系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

主办:中共福建省委政法委员会 福建省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 承办:福建法治报社
网站编辑部电话:0591-87870376 投稿邮箱:fjcawcom@163.com 闽ICP备0906065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