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首页 > 法苑文艺 > 诗词随笔 > 正文

难忘蓑衣情

2018-09-13 17:32:59   来源:

□扬凡

上世纪70年代,笔者高中毕业后到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记得一到目的地,我们每人就都领到了早已准备好的锄头、耙子等一套农具和一件崭新的蓑衣——用棕树皮织成的又厚又结实的一种雨具,形似古代的铠甲,无袖。

蓑衣也叫棕衣,是由我们的祖先发明的最原始的挡雨工具。穿蓑衣戴斗笠的农民在土地上耕耘,而穿着蓑衣的渔民或是垂钓江岸,或是行舟江上捕捞。据考证,这在唐朝以前就为民间使用。“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从张志和的《渔歌子》中,可以想象到唐代乡村生活中的“蓑笠翁”。

刚穿上蓑衣时,觉得它又重又笨,且土得丢渣,尤其是又粗又硬的棕絮扎得我浑身刺痛又痒痒的,全身不自在。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越来越爱上了蓑衣,越来越离不开了蓑衣。天晴戴斗笠,下雨穿蓑衣。蓑衣是传统农业生产不可缺少的遮风挡雨用具。春天,春雨绵绵,耙田、春播、春种……整个春耕时节离不开蓑衣;夏季的天气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为了防止被雨淋,每天出工干农活也得记住带上蓑衣。蓑衣虽然笨重、粗糙,但它经久耐穿,遮雨性能好,沾上泥巴也易冲洗。加上透气性好,夏日不闷热,冬天还能挡风雪,因此,我即使是冬天下地干活,也会把蓑衣带上,劳累了就将蓑衣往地上一铺,躺在上面便可休息。棕丝又不易腐烂,一件蓑衣至少可穿好几年。蓑衣挡风遮雨又御寒,这是前人的智慧,也成为农家必不可少的“宝衣”。那时的农家,家家户户的大厅上或屋檐下都挂着这样一件“宝衣”。

蓑衣也是现代雨衣、雨披的始祖。防雨、御寒是它的基本功能;绿色、环保、自然、古朴更让它独具魅力。在款式上,蓑衣沿袭了鹰式仿古款式。古装剧和武侠剧里好多角色的着装就是这款鹰式蓑衣。

过去在南方,一到下雨天气,乡间出行就靠两种雨具:一是伞,伞是油纸伞;再就是斗笠蓑衣。打伞出行的主要是妇女、儿童或老人,披蓑衣戴斗笠出行的主要是男人。因为,男人要挑东西,难得空手,挑东西打伞不方便,所以必须戴斗笠、披蓑衣。蓑衣在相当长的时间里一直广为劳动人民所使用,在旧时还作为嫁妆和传家的物件。其编织的工艺也几经改进和发展,最终演变成我们所看到的足具民族特色的完美的手工艺品。

制作蓑衣,其手工技艺在民间流传了数百年,俗称串蓑衣。

在烟雨连绵的青山绿水间,在田埂、村舍,挑了行头的蓑衣匠会用一种很缓慢很奇怪的声调喊:“串——蓑——衣——咯——哪家——要串——蓑衣——咯——”。听了喊声,需要缝制蓑衣的东家就会答一声:“到家来,师傅!”

串蓑衣工具简单原始,全凭手艺人的技术和耐心。织蓑衣得先修理剪裁一张张棕皮子,然后将棕皮抽丝拔线,搓成细小而结实的棕绳,再用棕绳打出蓑衣的形状框架。这道工序很慢,很细致。蓑衣匠都有一根很粗的长针,那针眼也大,将细小的棕绳穿入针孔,依框架层层铺好棕皮,再一针针缝牢固了。蓑衣匠大都是男人,但他们穿针走线的样子一点儿也不逊色于妇女。

串一件蓑衣,即使做工娴熟的师傅,也要6~7天才能完成。它如同一件衣服,由前襟、后排、领口、肩部等部分组成。串蓑衣师傅的技术主要看针脚细密、弧线流畅、造型优美等。更重要的是,穿着蓑衣干农活要舒适,那才是好手艺。

随着时代的变迁和科技的进步,农村经济的不断发展,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蓑衣的替代品也在不断升级。自从塑料雨衣出现后,蓑衣就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寒江独钓“蓑笠翁”的身影也渐渐消失,只有在农具展览馆、农家饭店等处才能见到。据了解,在有的地方,串蓑衣技艺已被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头顶斗笠、身着蓑衣的画面已经不再常见,但它是中国古代劳动人民智慧的结晶,对现代雨具的发展有着重要的作用,是任何东西都无法替代的,给人们的印象是永远难忘的。

一件蓑衣伴随我度过了三年的插队时光。我们穿着蓑衣扶犁耙田,穿着蓑衣春播夏种,穿着蓑衣上山砍柴,穿着蓑衣扛活挑担。乡间一蓑风雨,也是一场自在苦乐人生。

(作者单位:三明市中级人民法院)

主办:中共福建省委政法委员会 福建省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 承办:福建法治报社
网站编辑部电话:0591-87870376 投稿邮箱:fjcawcom@163.com 闽ICP备0906065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