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首页 > 法苑文艺 > 诗词随笔 > 正文

铁骨铮铮向军营

2018-07-30 18:13:02   来源:

□李宣华

我没有当兵从军的履历,但我喜欢橄榄绿,一直以来都怀揣着一个晶莹剔透的从军梦想。哪怕到了几十年后,已是而立之年的今天,我依然在心头亮着一盏不熄的军营灯火。

我的老家在闽西北一个偏远自然村,邻居羊子叔就是我打小立志从军的榜样。他从一名空军地勤战士退役,回乡后当选村民兵营长。别看他年纪轻轻官职小,威望却极高,办事雷厉风行,一身正气,铁骨铮铮。有一年,村里突发山洪,泥石流冲垮了村头五保户黎大爷家。他二话不说,与时间赛跑,顶着瓢泼大雨和还在溜土方的危险,硬是把陷在房梁下泥石流中的八旬老人救了出来。待他回到家时,才发现自己还来不及下烤的烟叶,因为洪水从火炉口灌入而全成了废品。那一年,我在村中小学读五年级。也就在那一年“六一”儿童节,他应学校老师之邀,到村中小学给孩子们讲军旅故事,让我对军营更加神往。

1995年,刚满18周岁的我,作为一名优秀师范毕业生,放弃了留在小城任教的机会,自愿回老家山村任教。依旧是村民兵营长的羊子叔,看到我后激动得喃喃自语:“有你这个科班出身的老师来教,村里的娃娃大有希望,大有希望了。”可是,夜幕降临时分,羊子叔来到我家却脸透愠色:“你爸爸妈妈希望你好好读书,就是想让你过上更好的日子呀!现在倒好,你放弃好的工作机会,又回来了……”

那时候,羊子叔因着新一年的征兵工作正如火如荼地展开,每天都很忙。偏偏我在这节骨眼上还要给羊子叔找事,邀请他到学校给三到五年级的小学生进行军训。对偏远高山村小学的孩子们来说,军训实在是一件新鲜事。有善意的乡亲找我,问我放弃时间不给孩子们上课,整那些没用的东西做啥?每每遇到这类令人哭笑不得的问题,我总是苦口婆心相告:“磨刀不误砍柴工,思想正,劲头足了,就不用为不会读书担忧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有一天,羊子叔急匆匆地来找我,问我去乡武装部报名是怎么回事。原来,一个多月前在乡里参加岗前培训的我,得知新一年兵役登记工作已经开始,就直奔乡人武部报名去了。“参军光荣,自然是好事,可你是村里第一个考出来的吃‘皇粮’的人,好不容易跳出了农门,现在又去报名参军,你就不怕你父母操心?”我知道,羊子叔是为我好,但我确实不知道如何说服我的家人,又着实不想失去这样的机会,只好一再求他为我保密此事。

初检,复检,一切顺利。可是眼看要政审了,却没了我的消息。我生气地问羊子叔,是不是他捣鼓了什么名堂。羊子叔说没有,我不信,我们之间的隔阂就这样无形地产生了。尽管看到他时我依旧会主动打招呼,但我知道,我的内心深处已经笼罩上了一层挥之不去的阴影。

那年十月份的一天,羊子叔给我送来了一个红本本,是县人武部下发的《兵役证》。我毕恭毕敬地接过来细细端详,不禁感慨连连。羊子叔微笑着说:“你想当兵,我非常支持,我为此还做足了功课,说服了你的父母亲……”

“可是,后来我怎么忽然就没了消息呢?”我打断他的话问。

“你是一名公办教师,属于县教育领域的专业人才,你们入伍需要县里综合考量,通盘考虑呀。”羊子叔说。

“……”忽然间,我的脸滚烫烫地红了起来,眼泪不由自主地从脸颊流下,落泪似铁。

(作者为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

主办:中共福建省委政法委员会 福建省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 承办:福建法治报社
网站编辑部电话:0591-87870376 投稿邮箱:fjcawcom@163.com 闽ICP备0906065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