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首页 > 法苑文艺 > 诗词随笔 > 正文

树和我

2018-07-30 18:03:31   来源:

□郭紫菱

那是一棵很普通的树,我看了它很久,从我来到这里工作的第一天,它就挂满了问号。它多大了,在这里多久,什么品种?是谁把它栽下,又是出于什么原因将它移植到这里?日复一日,它就在这里,听着风声,和着节拍摇曳生姿。我喜欢它,也是第一次产生攀爬的念头。

要知道,树于我而言,是特殊的存在。在每段或好或坏的核心记忆里,都有树的参与,它们见证了我的成长,看着我从当初走到现在。我的朋友、兄弟,我那些不值一提的荣耀与屈辱,就像是藤蔓一样,与大树纠缠着,敏感而脆弱地联系。

这个世界很冷酷,它飞速发展着,朝着未来的方向,过去的那些只能跟着它发展,把自己打磨、更新。如果跟不上它的脚步,就会被甩下,留在记忆的时光里自怨自艾,然后被遗忘。金丝猴和大白兔到底哪个更好吃?要几个人推才能让秋千飞到白云里……往日时光就像初春的冰雪无声地消融在暖阳里,而我还在为春天的到来欢呼,殊不知失去的就这样找不到了。冬天还会来,却不是现在的冬天。

树是例外的。它们独立在这座城市,挺拔着身躯,看着时代变迁。是啊,它也变了,变得高大,茂盛,但它还是它,年轮的增长没有改变它的本质。街道变了又何妨?朋友搬家又怎样?曾愤怒过,也曾骄傲过,原因于一生而言不值一提。过去已经没有了,那些不平似乎没有了载体,就这样消融在时光里,只留下树继续着根深蒂固。

树是我的信仰。远离它们的时候,好奇往往前仆后继,我可以理性地看着它们,分析着手头上的一切,直到我们的距离拉近。那是一种正在饱和的情感,跃跃欲试地撑开我的身体,年龄和别人的看法就这样被抛开,当手触摸树皮的那刻起,我仰头亲吻它们的坎坷,那是着眼于世界的阅历,深沉的。

它们不是会驱除蚊虫的樟木,宽和的心包容了一切不平等的关系。毛毛虫憩息在它的每一部分,我想攀爬,攀爬的过程需要我自己克服。当袖口沾满木屑时,我拥抱了它的心脏,那是一颗坚固外衣下柔软的树心。

(作者单位:南安市公安局官桥派出所)

主办:中共福建省委政法委员会 福建省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 承办:福建法治报社
网站编辑部电话:0591-87870376 投稿邮箱:fjcawcom@163.com 闽ICP备0906065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