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首页 > 法苑文艺 > 诗词随笔 > 正文

红色南湖绿色情

2018-07-02 17:54:53   来源:

□李宣华

知道浙江嘉兴,是因为党的一大会址南湖。就像很多游客朋友们知道浙江桐乡,是因为那里有水乡乌镇一样。如若偶有一些可爱的外地朋友,知道我那名不见经传的家乡所在地福建将乐,我定会瞪大眼珠子问:“是不是只知道将乐有中国四大名洞之一的玉华古洞呀?”常常,一问一个准。

同属山明水秀富庶的鱼米之乡,将乐和嘉兴相距颇远。可是,总有一双坚实有力的手在那里挥舞,总有一声声热情的呼喊在那里召唤。带着多年的夙愿前往南湖,偶尔喜欢用画笔涂鸦的我,脑瓜里忽然蹦出一个话题:如果我要给南湖画一幅画,点睛之色应该是什么?

红色!没错,就是那抹代表热情热烈热闹、有着温暖温馨温情色调的杜鹃红!

湖波浩渺。穿越苍茫时空,1921年7月,南湖上那艘击响开天辟地惊雷的红船,稳健地滑向远天,看似波澜不惊、实则风起云涌,不知承载了多少殷切的希冀。“这船不大,但前途远大,有了这艘船,才诞生了社会主义中华人民共和国。”1991年春,89岁高龄的彭真参观这艘红船时,深情不已。就是在这艘被后人亲切称为红船的画舫上,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完成了最后的议程,宣告党的诞生,开启了中国革命的历史新篇。

红船不大,船头宽平,船侧的一条夹弄贯通前、中、后舱和房舱。中舱有序摆置着方桌、椅凳,可以想见当年一大会议在此举行的情景。一个个来自祖国天南海北的游客,带着虔诚,带着敬畏,秩序井然地上前拍照留影。随着如织的游人,我缓慢前移,从不同的角度细细观察船只,生怕一不小心就错过了某个细节,直至离开红船数十米远,才猛然醒悟手中的相机已经错过了一次又一次摁下快门的最佳方位。

可是,倘若脑际中对那写意南湖红船的构思已了然于胸,这又何妨呢?不过,我从来都不是自信之人,我对自己拟创作的画稿并不确定。于是,在导游的声声催促中,我一步一回头地狠摁快门,尽一份亡羊补牢式的弥补之心,以免心生更多遗憾。即便登临“苏东坡曾到此饮茶”的壕股塔,我依旧努力用长焦搜寻那艘已是遥遥的静静停泊的红船。

凉风习习,风铃摇曳。沿壕股塔顶的四周回廊遥望嘉兴全城,俯瞰南湖全景,远山近水,楼台街市,触目是绿,尽收眼底。我想,勾绘南湖,除了点睛之色,绿色定是主色调。你看那波光粼粼的满湖碧水,你看那摇曳生姿的垂柳依依,不都在款款释放她的深绿浅绿墨绿翠绿?此绿无声,柔情缱绻,暗香浮动,燃情了假山回廊,羞怯了亭台楼阁。

刹那间,我忽然心生感动。感动于眼前的一切是那么熟悉,就像自己站立在家乡华山塔上眺望潺潺金溪穿行的古邑县城。家乡那绿得青翠绿得秀逸的山山水水,是那么亲那么近那么可人呵。游子们不总是习惯这样么:无论身处何方,都喜欢把家乡作参照物,来一番对比。

红色给人力量,绿色充满生机。来南湖之前,我特意查阅资料,重温了这段波澜壮阔的历史。在党的一大会址南湖,代表们审议并通过了中国共产党第一个纲领和中国共产党第一个决议。会议结束后,代表们悄悄离船,把红色的革命火种带向了全国各地。也正是从那一刻起,数亿华夏儿女的绿色希冀不再是梦。

就在党的一大会议召开十余年后,我的家乡将乐根据总前委和毛泽东同志的指示决定,由彭德怀及其领导的红三军团和东方军在此开辟和创建革命根据地。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朱德、彭德怀、王稼祥等先后进驻将乐开展革命活动,数以千计的将乐优秀儿女投身革命,浴血奋战,慷慨捐躯。

天马行空写下这些文字时,我有一股莫名的冲动,想对1921年的将乐作个了解。有趣的是,《将乐县志》对此记载寥寥:“春,将乐县制定年度造林计划书,开展植树。省公署训令给知事记功一次。”巧的是,不久前国家有关部门发布“中国深呼吸小城百佳”消息,将乐县以“深绿一派,清新满邑”美誉位居榜首。

原来,将乐的绿从1921年就开始孕育,迈步漫漫征程。一如,那艘绿色掩映下的南湖红船,满载华夏儿女的重托,从1921年7月就开始扬帆起航……

(作者为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

主办:中共福建省委政法委员会 福建省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 承办:福建法治报社
网站编辑部电话:0591-87870376 投稿邮箱:fjcawcom@163.com 闽ICP备0906065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