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首页 > 法苑文艺 > 诗词随笔 > 正文

两世“香妃”之传奇

2018-05-10 16:37:02   来源:

□黄征辉

香妃,一个闻其名便晕晕然如嗅其香的奇女子。题云“两世香妃”,先谈谈历史上众所周知的香妃,再说当今另一个神秘“香妃”。

清朝乾隆帝,颇有治国韬略,且甚喜劳师巡察,六下江南,传闻甚多。乾隆后妃亦多,其中有一位维吾尔族女子,便是名传朝野的“香妃”。在她死后的两三百年间,文人墨客在她身上大做文章,从野史诗词到舞台荧幕,绘声绘影,真假难辨。

依现在公认的观点,香妃即是文献记载中的容妃。香妃一生,传说多多,谜团多多,“香妃者,回部王妃也。美姿色,生而体有异香,不假熏沐,国人号之曰香妃”。

香妃身上的香味是否来自化妆品或者浴液的气味?此为第一个谜团。“体有异香”,抑或是一种望文生义的解释,也许因香妃长得太美、秀色可餐,故美其名曰“香妃”。总之,尚无定论。

其第二个谜团是画像之谜。香妃貌美,美到什么程度?人们总希望一睹真容。目前,流传于世、被称为香妃画像的有四种:一是身穿红色旗装的半身像;二是身穿欧式盔甲、手握战刀的半身像;三是身穿西式长裙、手提花篮、一手拿花铲、头戴凉帽的坐像;四是太仓陆夫人在东陵裕妃园寝拍照的香妃吉服半身像。

根据档案记载,香妃于乾隆25年(1760年)进宫,当时已27岁……美人远去,逝水如斯,诸多谜团,任人猜解;千般传说,万种风情,尽可自由演绎,随性描摹。

接下来,请君暂别远逝之“香妃”,且把目光聚焦当世之窈窕曳步、气息醉尔之“香妃树”。

此妃本居闽西名山——梅花山之葱茏万木中,虽芳姿俊丽,香气氤氤,却养在深闺人不识。十余年前被智者发觉,惊为稀世美媛,殷殷恭请下山,借乾隆宠妃之名,冠以“香妃”之谓。

香妃树乃林木族中一风姿绰约的俏佳人,属木兰科含笑属常绿乔木之列,已获权威部门论证认可并颁予证书。其花型直立劲爽,浑如莲瓣,花蕊绿莹,苞润似玉;其花色春初瓷白透红,随气温提升而至氤氲桃红,复又返回瓷亮绯红;其叶片绿实腴厚,晶莹闪亮,翡色满树,盈盈临风。她既可盆栽,纤巧秀媚,置于厅堂、案头,平添诗意;亦可作行道树,于园圃四围、路道两侧、通衢沿线,亭亭玉立,如佳丽仪仗,尽显健朗柔润之风致;亦可当绿化树,广植山坡、田畴、荒野、砂地,抵御风沙,吸纳雾霾,扮靓环境——善哉美哉,功莫大焉。

于梅花山纷披林木中发现绝世佳人而精育此树者,饶姓,名春荣是也。春荣,望此名,则信其此生与花、与草、与树、与人间春色,冥冥中早结异缘也。

饶春荣,原居深山之桂花村,善良勤劳之农家一客家汉子。高中毕业后,为乡间馥郁兰草所吸引,走上养兰植蕙之路。吾与其时有过从,知其从业大致轨迹,观他一路走来,时而坦途,时而波折,经风历雨,悲欣交集。尤其乙未年夏,暴雨袭来,城淹村没,墙倾屋塌,禽畜东流,花木罹难。

园主春荣,大半生心血付诸东流!吾曾担忧其从此一蹶不振。不料想,近三年过去,他非但未曾趴下,还撑开更大场面。不仅兰圃重振雄势,再续神采,且紧挽自个哺育多年之美人“香妃”,登上新搭之绚丽舞台;再一次面向广阔市场,将万千“美妃”推向世人面前,共赏同欢。

“香妃”美人,吾定然心动神往;而吾更服膺之,乃园主老友——那个铁铮铮、打不趴、压不弯的客家汉子。

前世香妃,肉身花貌;今世香妃,花身人貌。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诗曰: 野有蔓草,零露溥兮。有美一人,清扬婉兮。邂逅相遇,适我愿兮。

主办:中共福建省委政法委员会 福建省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 承办:福建法治报社
网站编辑部电话:0591-87870376 投稿邮箱:fjcawcom@163.com 闽ICP备0906065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