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首页 > 法苑文艺 > 诗词随笔 > 正文

流淌的读书处

2018-05-02 17:52:28   来源:

□李宣华

何处读书最适宜?在尘封的历史中,有人给出的答案是:鞍上、枕上、厕上。在多元的今天呢,有的人喜欢到图书馆寻找“黄金屋”,有的人则喜欢到咖啡屋寻找“颜如玉”,甚至有那么些人偏偏钟情于地铁等地——“闹中取静”,享受属于他或她那份特有的读书感觉。如此看来,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心境,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喜好,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答案实在是因人而异,无法统一。

到泰宁金湖风景区旅游,有两处景点让我留下深深印象:一处是状元岩洞穴,一处是丹霞岩洞穴。状元岩洞穴是南宋状元邹应龙读书处。小时候,邹应龙“为躲避人世喧闹,手凿千级石阶,到此潜心读书”。而丹霞岩洞穴是宋代名臣李纲的读书处。据史料载,“宋建炎二年六月,丞相李纲受投降派排挤,被贬为单州团练副使,安置万安军(今海南省),两年后获赦渡海而归,隐居泰宁丹霞岩静心读书”。

我去草原旅游时有过骑马体验。不过,坐上马鞍,摇摇晃晃,慌里慌张,哪能体会得到古人坐在马鞍上读书的那份闲适和惬意?像古人一样“枕上、厕上”读书是常有的,顺手拿书,十分自然,大可不必像去图书馆、咖啡屋那样正式。如果有条件可以做选择的话,我倒是希望能像邹应龙、李纲一样,找到一处岩壁洞穴,到那里读书,安安静静,不受外界一丝纷纷扰扰的纠缠。

有什么办法呢?我是个容易分心走神的人。小学晨读,我总是要让自己的诵读声盖过同桌,否则我就读不下去。读初三要参加中考那学期,我甚至对班主任提出强烈申请,要他放我到走廊上去晨读。还好,我的那位姓梁的班主任老师对学生总是通情达理,于是教室外的走廊成了我一个人的专有读书处。

后来,到师范读书,我和同学按照自由组合搭配,六人一小组分得一个练习脚踏风琴的琴房。就在此时,没啥音乐细胞的我不经意间发现,自己居然也有“闹中取静”的功能,在技艺良莠不齐的同学们的练琴声中,我竟心静如水,只想看书。于是,每每轮到我练琴时,我就带书到这里看。当然,后果很严重,严重到期末琴法考试挂科。

艰难地补考完这一科目,走出师范校门,踏上山村小学任教岗位后,我发现村后的小山包,草色青青,翠竹摇曳,散落其间的几块平整的石头,俨然就是天然的石凳。于是,这里立即被我开辟成了读书处,一读就是5个年头。到镇上工作后,我又相中了宿舍后方的一片溪畔鹅卵石滩。手捧书本,晒着暖阳,脱去鞋袜,任潺潺流水浸润脚丫,如今想起这种读书的感觉,就觉得幸福。

待琴房、小山包、卵石滩等流淌的读书处渐行渐远,我已辗转到小城工作。繁忙的事务压得自己不再像先前那样有相对富余的属于自己支配的时间,“枕上”便成了我相对固定的读书之处。有时翻个两三页纸就倦意上来,有时读到半夜依旧意犹未尽。

我读书有拿笔涂涂画画的习惯,被子上、枕上,时不时总是会沾染上花花点点的笔墨汁液。对此,我常心怀歉意。妻子倒不以为然,乐滋滋地说:“你在‘黄金屋’里找寻‘颜如玉’,我就来当你的‘护花使者’,让你尽情找吧!”

主办:中共福建省委政法委员会 福建省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 承办:福建法治报社
网站编辑部电话:0591-87870376 投稿邮箱:fjcawcom@163.com 闽ICP备0906065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