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法苑文艺 > 诗词随笔 > 正文

希望的春笋

2018-05-02 17:51:08   来源:

□虬田

春风把花枝挠了挠,花儿一笑就开了;春风把树梢摇了摇,叶儿一睁就展了;春风把小草拍了拍,草叶一惊就绿了。

大地母亲怕春笋经不起大地之上的风雨吹打,仍把它们紧紧地含在嘴里不放。

夜里,一场春雨悄悄落下,树先截了去,吃饱喝足后才心不甘情不愿地让雨水沿着叶尖往下迟缓滑动,哒的一声,如金坠地。

太饥渴了,熬了一个冬天。大地迫不及待地张开嘴,欢快地喝着久违的雨水。

大地母亲的这一贪嘴,为春笋跑出家创造了难得的机会。

大地之上,春风柔畅,阳光和煦,天空澄澈,鸟鸣清脆,树影朦胧。“外面的世界如此绚丽多姿,我再也不宅在家里了。”春笋心想。

跑,它们死命地跑,跑得越多,就越发地热闹。

长,它们死命地长,长得越高,就离天空越近。

屋后的近山,荒野的远山,石罅间,溪沟边,山坡上,树底下……顷刻间,跑出了一伙又一伙的春笋,指向天空。

它们跑得匆匆忙忙。你看它们,大大小小不一,高高低低无序,明显的慌乱啊!

更尴尬的是,花儿都穿超短裙了,它们还满身裹着黑黝黝、皮实实的大衣,一层又一层,惹得蜜蜂和蝴蝶嗡嗡地嘲笑。春笋一边呵呵地憨笑着自我解嘲,一边忙不迭地脱下厚实的衣服。

暴露了,快来看,它们一个个肌肤细嫩润滑,身材修长婀娜,不蔓不枝,中通外直,亭亭净植,出淤泥而不染。素面出阁就惊艳山林,压下群芳。

这分明就是荷花开到山上啦!

是啊!春笋多么像荷花,它们不仅外形相近,品格也相通的,都是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而且在这一点上,春笋的性子要比荷花烈得多了。

荷花因请了淤泥和水来做保镖,而使人不可对其亵玩。春笋则是以死相抗争,让人对它们敬而远观之的。

山里的大人是这样交代小孩的:不要用手去指指戳戳春笋,它会生气不长的。这看上去像是大人吓唬小孩的伎俩,但绝不是吓唬,是真的。

小时候,我们就不信大人这一说法,背着大人去戳一戳、推一推春笋,过几天再去看,春笋真的不长了,慢慢地蔫了下去,绝不让人食之。似乎鸟儿也知道春笋的烈性,从来不敢到它们身上造次。因此,春笋全身上下总是清清爽爽、干干净净的。

当春笋要回报人们时,又是另外一种态度了,它们干干脆脆,和和气气。上刀山,下火海,毫无怨言,决不退缩。你看,做笋干时,任人把它们投进水里蒸,捞起来压榨干,再放在火上烤着;做腌笋时,任人把它投进锅里煮,晾干后,在它们累累的伤口上撒上盐巴,再放入暗无天日的瓮子里。

它们情商也高得很,既然要回报,就真心实意、彻彻底底、完完全全。这时,它们一点也不摆架子,而是非常谦卑,总是把主角退让给别人了。跟五花肉炒在一起,它就躲在五花肉后面,人称“五花肉炒春笋”;和鱼煮在一起,它也不肯抛头露面,人称“鱼片笋丝汤”;即使跟糟菜这样的贫贱朋友炒在一起,也是礼让三先,把自己摆在后面,人称“糟菜炒春笋”……

春种、夏长、秋收、冬藏,本是五谷轮回时序。而春笋在春天就给人以收获,这不只是简单地赐予实物,还传递着丰收的征兆呢!

(作者单位:省公安厅)

关于网站 |联系方式 |主办单位 |法律顾问
主办:中共福建省委政法委员会 福建省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 承办:福建法治报社
网站编辑部电话:0591-87870376 投稿邮箱:fjcawcom@163.com 闽ICP备0906065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