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首页 > 法苑文艺 > 诗词随笔 > 正文

兰花的记忆

2018-04-16 18:05:12   来源:

□乔夫

我爱兰花。童年时,我就常到野外采些待放的兰花苞,供养在花瓶中。

记得6岁那年,有一次跟父亲上山砍樵。在一条幽静的山道上,突然有一股醉人的香味直沁心脾。

“是什么这么香,爸爸?”我耸动着小鼻子,回头望着父亲。

“这是兰花香。兰花一开,老远老远地就这么香着。”

“那花在哪儿呀?”我睁大眼睛向回周扫了一圈,目光仍旧回到父亲的脸上。

父亲知道我的心思,便径直地朝路旁的一丛小草走去,好像他能闻出兰花的所在。

“喏,在这。”他蹲在地上招呼我。我高兴极了,把它们采在手里,一回到家,就细心地把它们水养在花瓶中,还不时地把自己的小鼻子贴在那嫩绿的小兰花上……

兰花香,香得自然、幽雅,不矫揉造作,不自我欣赏,总是把自己淡淡的清香融入春的气息,正如诗人所说:“久坐不知香在室,推窗时有蝶飞来。”

兰花怡静、质朴,她从不炫耀自己短暂的花期,而是终生以绿色相许,为大千世界贡献不懈的绿。

兰花美,她使你觉得赏心悦目、心旷神怡,然而,你却说不出她究竟美在哪里。如果与牡丹相比,那么我会说:“牡丹固然可爱,而我更爱兰花。”因为她比漂亮的牡丹,具有更深度的持久力。

又是兰花盛开的时节了。经过料峭严冬的考验,她更加显露出勃发的生机。翠绿的叶片仙云笼裹、嫣娇含羞;点点花苞微黄细绿、幽香缕缕。仙云升腾,清香四溢,把我推入一个遨游盛春的境界。

去年冬天,寒雨岑岑。放假回家,我正赶上和一位老农同路。他肩挑一副很沉的担子,走在我的前头,走走停停,不时地挥动手里的柱棍,仿佛他不是在赶路,而是在清扫着这乡间小路。一叉柴枝,被挑到了路下;一块滚石,被拨进了陷坑;一截横躺着的硬木棍,联合着路面的坡凸,抵抗着他的清扫,他打了个趔趄,一头担子坠到了地上,于是他干脆放下,把木棍拾了。

我不解:“老伯,何苦……”

“嘿,没钱积德,沿路捡塞嘛。”他回答我,说得是那么轻松、怡然,好像肩上根本就没有什么挑儿。

哦,这就是中国的农民啊!我望着他的背影,不胜感叹。

地上有一片纸屑,他俯下身子拾了;车厢上来一位年老的乘客,他主动让了座位;一个人生活遇到困难,他悄悄地寄来了钱粮……于细微处见精神的人和事,犹如清香四溢的点点繁花,默默地装点着精神文明的春天。

他们,不正像平凡而质朴的兰花么?

哦,我爱兰花!

(作者单位:南平市委政法委)

主办:中共福建省委政法委员会 福建省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 承办:福建法治报社
网站编辑部电话:0591-87870376 投稿邮箱:fjcawcom@163.com 闽ICP备0906065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