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首页 > 法苑文艺 > 诗词随笔 > 正文

晚归

2018-03-13 00:35:07   来源:

□范晓莲

终于到了下班时间!丁雪早已归心似箭,这两天婆婆回老家了,儿子刚读小学一年级,这个点已经放学了,她得赶紧回家做饭。

丁雪匆匆忙忙走出办公室,正要去车棚,电话铃声突然响起。她拿起手机一看,是陈所长打来的。她心里“咯噔”一声,不过还是迅速按下了接听键:“陈所,您好!”“小丁,刚接到群众报案,西门社区罗汉新村三排发生一起邻里纠纷,你马上跟我去处理一下。”丁雪轻叹了口气,不过还是立马转身。没办法,派出所工作就是这样。作为片区民警,案情就是命令,只要有案子,就必须立即出动。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几乎天天如此!

在等陈所长从楼上下来的空档,儿子打来了电话:“妈,您怎么还不回来呀?我的肚子都快饿扁了!”“宝贝乖,妈妈还有点事,你爸爸应该快回去了。你先喝瓶牛奶,然后一边做作业一边等好吗?”“哦,那好吧!”丁雪赶紧给老公打了个电话,让他早点回去做饭。老公是县地税局办公室主任,平日工作也忙。电话打过去时,老公正在开会,不过他答应会尽快赶回去,丁雪这才放心。

陈所长开着所里那辆旧警车,载着丁雪很快赶到了事发地点。现场闹哄哄的,不过看到警察来了,双方都停了手。两个街道干部已经在场,他们简要介绍了一下情况。原来双方是两家紧挨着的邻居,其中一户邓姓人家养了几只鸡,每天放出来,在巷子里转悠觅食,到处留下鸡粪,弄得邻居们都挺有意见,又不好多说什么。邻居林嫂今天一出门就踩了一脚鸡粪,终于忍不住来到邓家,叫邓嫂以后不要再把鸡放出来。谁知邓嫂眼皮一翻:“巷子又不是你家的,为什么我的鸡不能放出来?”林嫂本来就憋了一肚子气,一听这话更是火冒三丈:“这巷子是大家的,凭什么成了你家的养鸡场?你自己看看,好好的巷子,弄得到处臭烘烘的。”邓嫂一听也炸了:“哪儿臭啦?我看是你自己的鼻子臭吧……”就这样,俩人扭打起来。接着,两家的其他家庭成员也加入了战局。邻居们劝阻不了,只好报警。

了解情况后,丁雪和陈所长分头做两家的工作。幸好双方都只受了些皮外伤,只有林嫂因为被推了一把,摔倒在地时可能把腰扭伤了。经过调解,双方都承认自己太冲动了。邓嫂答应第二天陪林嫂去医院检查腰伤,费用她出。她还答应今后不再把鸡放出来,改为圈养。

事情处理得还算顺利。从罗汉新村出来时,丁雪看了看时间,已经快10点了。这时候,丁雪突然听到“咕”的一声,陈所长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哎,肚子饿了。”丁雪也笑了,是啊,一下班就赶过来,一直忙着做工作,现在才觉得肚子好饿。“要不,我请你吃碗面吧!”“不了,陈所,我还是直接回去吧!老公和儿子还在家等我呢!”“那好吧,我送你回去。”“谢谢陈所!”

路上,陈所长又说:“其实我也想早点赶回家,今天是我老婆的生日。去年因为去福州追逃,没给她庆祝生日。本来我答应今年陪她好好过个生日的,没想到今天又食言了。我待会儿回去还得跟她作检讨呢!”丁雪脑补着素日威严的陈所长在老婆面前作检讨的画面,不禁笑出了声,转而又是一番感慨:“其实,我们做警察的都差不多,总是工作在前,家庭在后。我老公也常半开玩笑地说:‘你怎么比我还忙?’作为一位妻子、一位母亲,我也很想为家庭多做点贡献,可是……”陈所长沉默了一会儿,说:“有什么办法呢?既然我们选择了这个职业,很多时候就只能牺牲家庭了。工作这么多年来,我也数不清自己调解过多少纠纷,抓捕过多少犯罪嫌疑人,设过多少次卡,加过多少次班……可是,老婆孩子的生日、逢年过节的家宴,我基本都是缺席的。”“是啊,还好,我们的家属还是比较通情达理的。即便偶尔有点怨言,最终也会理解、支持我们!”

不知不觉,车开到了丁雪家楼下。丁雪下了车,与陈所长挥手作别。抬头望了望自家窗户,从窗内透出橘黄色的灯光,让她看着好生温暖!迈着轻盈的步履,她向着自己幸福的港湾快步走去!

(作者系龙岩市作家协会会员)

主办:中共福建省委政法委员会 福建省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 承办:福建法治报社
网站编辑部电话:0591-87870376 投稿邮箱:fjcawcom@163.com 闽ICP备0906065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