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首页 > 法苑文艺 > 诗词随笔 > 正文

某天醒来发现爱

2018-03-08 16:22:39   来源:

□邱荣辉

那些年,为了生活奔波打拼,既累且忙,总想让自己找个理由放松,忙便成了不回家的理由。即便回家,也有了窝在沙发闷声吸烟、摆出一副慵懒疲倦样的权利,与母亲交流的时间越发少了,少得几乎没有记忆。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平淡的日子里浑然度过,爱的表达方式已日渐生疏,在偶有的安静闲暇时间里,会隐约感觉遗失了些东西,却又不知是什么,也不知该如何去找回。想着想着,思想便不禁混沌开来,心绪也浮了上来。

母亲是农村妇女,识字不多话也不多。每回我在家时,无论早晚,她总说“早些休息”,除此之外似乎再无言语。起初,我还会敷衍着问“要帮忙吗”之类的闲话,母亲总是很坚决地摇摇头,便自顾忙起来。久而久之,我连敷衍都懒得敷衍了,对母亲的每一句问候,大都以一声“哦”应付了事。

刚参加工作时,孤身在外,虽然母亲时常会挂电话来嘘寒问暖,诸如“冷要穿衣、饭要吃饱”“想家了就回来”等。常常想,如果这就算母爱,似乎也太过平淡了,全然没有书本影视中塑造得那般伟大。刚开始,我也感孤单,慢慢地也适应了这种寂寞清净。学会了以书为伴,与寂寞为友,在韩剧中找感动。有时候冷不丁地打个激灵,觉得这样的日子,总在无喜无悲无恨无爱的淡漠中流失,平静得连个波纹都不见,连一丝记忆都没有。这么一想,便有了一丝惆怅。

那夜,明月高悬,又到中秋。

循旧例往家中挂一通电话,说了些什么,依旧没有记忆。只记得早早回到了宿舍,看着晚会里其乐融融的喜乐场景,再看自己一屋凄清,突然觉得自己游离于这个节日之外,甚至是整个世界。一瞬间的孤单滋味涌上心头,再难平静下来。

翻橱倒箱的,拼成了几碟小菜,又让小店送来了一箱啤酒和几包花生,在小窗前摆下筵席。推开小窗,将那盆不知名的野花摆在窗台上,月影下斟满酒,饮下,口中吟诵着李白的《月下独酌》:“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喝着吟着,吟着喝着,不知不觉已是泪如雨下。半醉半醒间,情不自禁地拿出手机,拨通远在百里之外家中的电话,只觉得这一刻,唯有母亲那最平淡的言语,才能止住迅猛的泪水。谁曾想,当母亲熟悉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20多年积聚的情感瞬间释放,已是呜咽难语。

清晨醒来,屋里除了一地狼藉,还有清寂依旧。昨夜的自己在抽泣声中哭诉着什么已然模糊,母亲那句“别哭,孩子,你怎么啦”却格外清晰。拿起话机,准备给母亲挂个电话,门却被叩响了。

拉开门,门外站着一位银丝白发、略有些佝偻的老人,额前的白发沾满了秋霜,细细地贴在了布满褶子的前额,如花。是母亲,可昨晚她尚在百里之外的家中。我用力甩了甩头,眼前场景依旧,母亲熟悉的声音已然响起:“孩子,你还好吧!”

(作者单位:永春县公安局)

主办:中共福建省委政法委员会 福建省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 承办:福建法治报社
网站编辑部电话:0591-87870376 投稿邮箱:fjcawcom@163.com 闽ICP备0906065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