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首页 > 省直新闻 > 戒毒 > 正文

探访福建省未成年人司法强制隔离戒毒所

2018-06-26 08:47:38   来源:

“折翼天使”从这里起航

——探访福建省未成年人司法强制隔离戒毒所

□本网记者 朱硕峰 周敏 谢玮

2018年的端午节因为连绵的阴雨显得有些压抑,福建法治报记者穿过由于拆迁改造变成一片残垣断壁的水头村,到达风光秀丽的金鸡山脚下,福建省未成年人司法强制隔离戒毒所(以下简称未戒所)坐落其间。该所党委书记、所长罗正福在见到记者后表示:“今天的阴雨总会被阳光所取代,山脚下水头村的拆迁是城市发展难以避免的阵痛,终究也会被新建的高楼大厦取代。如同我们的孩子,今天可能是被毒魔控制的“折翼天使”,但通过他们自身的努力,家庭的关心,社会的帮助以及我们的训诫勉励,相信他们也终究会成为一名合格的公民,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

未戒所于2011年8月正式更名成立,2014年6月开始收治未成年强制隔离戒毒人员(以下简称未戒人员)。通过践行“长认知、长知识、长身体、长技能”四度成长戒治理念,不但树立了“倪妈妈工作室”这样的服务品牌,更探索出了一条契合未成年戒毒人员身心发展并初具检验效果的“成长戒治”之路,形成了未戒人员戒毒工作的“福建模式”。

亲情电话

温情无处不在

“妈妈他们没有,没有抛弃我。就像我还没有抛弃梦想一样……”整齐嘹亮的歌声让记者忘记了置身监管场所之内。6月18日上午,端午节放假,未戒人员不用像平时一样参加康复学习劳动,可以在宿舍休息。他们自发地唱起了未戒所的所歌——《我的世界会更好》。唱完歌之后,就是未戒人员平日里最期待的环节——亲情电话。

“爸爸,你好好照顾自己,该花的钱不用省。我以前太不懂事了,我出来之后一定养你……”未戒人员黄岩枫哽咽着,为了不让远在四川的父亲感受到自己情绪异常,他赶在自己泣不成声前挂断了电话,甚至来不及说一声再见。这通电话的背后,隐藏着一个秘密,一个父亲想瞒黄岩枫,而黄岩枫也要假装不知道的秘密。

“我们一家从四川来福州的工地打工,本来也算和谐美满,直到我染上了毒瘾。”黄岩枫回忆起接触毒品的情景,记者可以感觉到他有些悔恨和恐惧。“在朋友的影响下,我就跟他们一起‘玩’(未戒人员把吸毒说成是‘玩’)。之后精神高度集中,人很亢奋,三天三夜睡不着觉。接下去就是好几天的疲惫、无力、涣散,感觉人被透支了一样。然后只要有人提到就忍不住想去‘玩’。克制不住,心理上、生理上都会觉得十分需要。好像有无数双手把你拉住,你根本跑不开。”最终,染上毒瘾的黄岩枫花完了在工地打工积攒下的钱,被查获后进了未戒所。在那之后,父亲一句“你好好戒毒,我回四川了,成为好孩子前我不会再管你。”让他觉得被家庭抛弃了。

“你爸爸不是不来看你,他得了重病,半个肺都坏了,没法来看你。现在回四川老家治病养病了。需要很多钱治,他怕你担心所以不敢让你知道。”原来,父亲没有抛弃黄岩枫,只是想让他在未戒所安心戒毒。如果不是福州工地的工友来探望他时给他传递父亲重病的信息,他至今都还被蒙在鼓里。

“父亲不想让我知道,我也不想让他知道我已经知道了,因为就算我知道了,我又能做些什么呢?我不但不能陪在他身边,而且还花光了积蓄,没钱给他看病。我要是表现出我知道了,反而让他在外面更担心。我没法尽到一个做儿子的责任。我现在能做的就是好好表现,争取早点出去,陪在父亲身边,赎罪。我是真的真的真的……很后悔。”记者也没数清黄岩枫一共说了几个“真的”来表达他深切的悔意。父亲想让儿子安心戒毒,儿子想让父亲安心养病,一对不想让对方担心的父子因为毒品、因为高墙的阻隔,让这份亲情显得珍贵又压抑。

拭去眼角的泪水,黄岩枫说:“这里的警官都很细心,我稍微有一点情绪波动,我爸爸电话里面没有听出来,陈警官就察觉到了,他和我谈心,还给我出主意,让我找我哥哥去弄‘轻松筹’。”说到陈警官,黄岩枫又打开了话匣子:“对我们真的很好,有一天夜里,陈警官到寝室里,帮我把被子盖上。我当时醒着,但是一动也不敢动,怕尴尬。我也不知道平时我们睡着的时候陈警官帮我们盖过多少次被子。当时就觉得跟在家里一样。”

黄岩枫口中的陈警官就是二大队副大队长陈许政,在陈许政看来,未戒人员除了是误入歧途的违法者之外,他们更是受害者。对于未戒人员来说,亲情的感化比一味严厉的管教更有效果,自从陈许政担任二大队副大队长分管管教工作以来,二大队在管理戒治上实现了“零打架、零违规”。

“这个月底,亲情通话就开通视频功能啦,你再哭鼻子就要被父亲看到啦。”陈许政告诉黄岩枫。黄岩枫回应说:“嗯,我一定好好表现,不会哭的。”但转过身去的他还是抖着肩膀。

学员们一位接着一位拨打着家里的号码,虽然说每个人都有着不同的生活环境和家庭故事,有些人说话激动,有些人说话平缓,有些人絮絮叨叨,有些人只是反复地用“嗯嗯”回应着电话那头的关切,但每一个电话中都有近乎相同的表达:“我很好,我悔过。”

丰盛午餐

小食堂有大能量

在未戒所食堂,记者用手在不锈钢油烟机上来回用力抹了三次,没有沾上一点油污。未戒所三大队大队长林志敏得意地告诉记者:“这个集伙食保障、技能培训、食疗实验、亲情会餐四大核心功能为一体的食堂,干净只是最基本的要求。”

作为分管后勤的三大队大队长,林志敏对于他的“资产”介绍起来滔滔不绝:“这是洗地机、蒸饭车、保温配餐车、开水器、馒头机……硬件保障到位了,孩子们的伙食才有保障。你看仓库里的这些菜,原料、辅料,都是从永辉超市直接进货,每个批次都要看生产日期、合格证、质量检测报告、包装情况、有无变质、发芽、是否新鲜等,只有严把进货关才能把住食品安全关,才能保证孩子们吃得健康……”在林志敏的介绍里,不管什么最后都会和未戒人员的健康挂上钩。

端午节的午饭照例是节假日加餐。鸭腿、鸡翅、排骨、粽子,这些丰盛的食品香气扑面而来,如果不是林志敏在旁介绍,完全想不到这些食品大多是由未戒人员自己做的。林志敏介绍说,“当然,学员们也不是一来就做得那么好,也是经过学习锻炼的。比如说小蔡做的包子,一开始不能吃,一两个礼拜后大家就抢着吃了。现在都变成我们食堂的品牌产品,经常用来招待客人!”

排队整齐有序,吃饭安静无声,加饭要喊“报告”,记者经历了一顿特殊的午餐后,见到了把包子做成品牌的未戒人员蔡亦棠。

“我本来是在仓山区学生街那边卖鱼的,有赚一点钱,闲下来会去娱乐场所消磨时间,然后就接触到了毒品……”在很快地带过那段不愉快的回忆后,对于现在的生活,蔡亦棠介绍说:“可能是因为本来从事的工作和饮食有一点关联,所以我被选来食堂工作。一开始我也是什么都不会的,第一次做的包子根本没人吃,最后只能自己吃了,虽然很难吃,但是还是很开心的。后来外面有老师来教,两个礼拜之后,我就做得不错了。大家都爱吃我就特别爱做,然后就开发出了不同的馅,香菇粉丝肉,包菜萝卜肉等等。做包子的肉馅一定要肥瘦搭配,皮差不多擀到我手掌四分之三的大小……”蔡亦棠向记者介绍着自己做包子的方法和心得,并且有一种审视自己职业生涯的严肃和认真。“我出去后想开个包子店,我好想把我做的包子给妈妈吃。”当记者抬起头看着蔡亦棠脸的时候,才发现一直笑着的他眼眶湿了。顺着蔡亦棠的目光,记者看到了食堂的墙上悬挂着的,由这些未戒人员自己感悟出的话语:“菜有菜味、汤有汤味、人有人情味。”在食堂这个五味杂陈的地方,“家的味道”可能才是最值得品味的味道。

林志敏表示:“在这里的孩子,我们不仅要让他们吃得好,还要争取让他们在有限的时间里习得一技之长。就算不靠烹饪的手艺谋生,他们回归家庭之后,能够做一手好菜,对他们弥补家庭的裂痕,更好地融入家庭、社会有一点帮助。”

身心治疗

强健体魄乐观态度

吃完饭,回到了寝室,大部分的未戒人员就要开始午休。这时,记者见到了来自霞浦县的未戒人员王翰仁。他的父亲在他幼年时就离开了家,音信全无,母亲也改嫁去了台湾。和双亲几乎断了联系的王翰仁从小就在奶奶家、姑妈家东奔西跑,结识了一些社会青年。

“最早是我的兄弟带我‘玩’的,当时他一副很照顾我的样子,每次带我‘玩’也不用我花钱。后来我进来了,我的兄弟就再也没有来看过我。倒是我的妈妈,专程从台湾过来,跟我说要我在这里安心戒毒。虽然亲人可能没有陪在身边,但是他们心里有我,我也就没有那么埋怨妈妈了。”

在谈到将来时,王翰仁有些茫然。“我也不知道出去之后能干什么。我感觉会有一点自卑,不知道怎么在别人面前过日子。因为在一个小圈子里,本来大家都觉得我没有父母,现在又因为吸毒进来了,出去大家肯定都会看不起我。”

王翰仁面对未来生活的茫然和自卑,是很多未戒人员都难以逾越的一道心理上的坎。未戒所对这类问题实施的是“心疗”。未戒所先后与福建警察学院心理健康教育中心、福建紫晶心理团队建立长期合作关系,借助专业心理团队力量开展心理矫治课题调研、主题沙龙、典型个案分析、教学研讨等多种形式的业务研讨活动,在帮助未戒所民警提高心理矫治专业化水平的同时,更加深入地挖掘、发现并矫正未戒人员心理方面存在的问题。

下午三点,结束午休的未戒人员迎来假日略显轻松的午后时光。而对于郑疏桐来说,却轻松不起来,他眉角的一颗指甲盖大的脂肪瘤让他眨眼就感觉到剧痛。陈许政带着郑疏桐来到了所里的医务室。年逾花甲的何晓云早已在医务室等候。

“目前来看,我只能给你开一点药止痛。要彻底治愈,就要把这个瘤割掉,但是时间上还差一点。我们会向所领导申请,一旦时机成熟,就把这个瘤给割掉。”何晓云在仔细地查看了郑疏桐的情况后下了诊断结论。

陈许政告诉记者,何晓云已经退休了。因为未戒人员长期接触毒品,一进来身体都很差,经常会发一些常见病,所以病号非常多,还经常会有一些由于吸毒染上的疑难杂症。所领导决定聘请何晓云在所里发挥余热。何晓云也不计较收入,一口就答应了。“今天是端午节,何老还牺牲休息的时间来给孩子们看病。”“这些孩子只是走错了路,医者父母心,我不但把他们看做是病人,更把他们当作是我的孩子,所以待遇之类的,我不计较,只要给我能够帮助他们的机会,我就会尽力。”何晓云告诉记者。

陈许政告诉记者:“强健的体魄和积极乐观的人生态度是未戒人员重新回归社会最好的资本。”

宣传教育

禁毒关口前置

下午五点,太阳出来了。未戒所党委书记、所长罗正福笑着对记者说:“早上你们来的时候我就说雨总会停,太阳肯定会出来的。”

罗正福表示,现在未戒所的工作起到的仅仅是亡羊补牢的作用。下一步,未戒所将更好地发挥宣传教育的作用,把禁毒预防教育的关口前置。“没有人进未戒所才是我们这些民警最大的愿望和期盼。”

建设禁毒警示教育基地是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全面打响禁毒人民战争重要指示精神的具体举措,也是落实国务院2015至2018战略规划的重要实践。罗正福介绍说,从多年的戒治工作实践中发现,吸毒者复吸率高,戒断极难。打赢禁毒人民战争,在加大毒品打击力度的同时,禁毒宣传教育已成为遏制毒品蔓延的重要关口。“上医治未病,中医治欲病,下医治已病”,如何将预防教育关口前置,打造禁毒人民战争中的“上医者”,禁毒警示教育基地建设将成“良方”。该基地建设完成后,必将有利于禁毒预防教育进一步深化,对毒情形势向好转变将起到良好的助推效应。

除了禁毒警示教育基起到“请进来”的宣传教育作用,近年来,未戒所积极地推动禁毒宣传教育“走出去”。陈许政就是行动的见证者和执行者之一。他除了是未戒所二大队的副大队长外,还兼任团市委青年发展部副部长、福州市晋安区第五中心小学法制副校长、福州日升中学禁毒教育校外辅导员。2018年,更是被评为全国青少年毒品预防教育优秀校外辅导员。

“福建工程学院、秀山中学、新秀社区、日升中学、象园街道、日溪乡……2017年,我们成立的黄丝带禁毒宣传服务队进行了数十场主题禁毒主题宣传教育活动,受教育人群达到近万人次。”陈许政说到,“这项工作我们将继续开展下去,今年,我们青年民警联合市禁毒办、市教育局、团市委先后走进福州市文教职业中专学校、福州市建筑工程职业中专学校、福州第十六中、福州教院二附中,举办”拒绝毒品 你我同行“毒品预防宣传教育讲座,受教师生数千名。”

“也许我们不能杜绝毒品的侵蚀,但是我们不忘初心、凝心聚力、尽我们所能做好未成年人吸毒教育戒治工作,尽可能让毒品远离每一个孩子。”罗正福告诉记者。

(文中未戒人员均为化名)

主办:中共福建省委政法委员会 福建省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 承办:福建法治报社
网站编辑部电话:0591-87870376 投稿邮箱:fjcawcom@163.com 闽ICP备0906065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