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首页 > 法律服务 > 正文

行政案件诉讼中你应该知道的那些事儿

2018-11-30 16:14:54   来源:

□本网记者 余晶

承包了土地,结果土地被相关部门非法占用,当事人这时候可以“民告官”吗?未责令当事人停止建设、限期改正的情况下,相关部门直接作出强制拆除的决定,当事人不服,这时候,当事人可以“民告官”吗?近日,莆田市城厢区法院通报了行政机关在行政执法、行政诉讼过程中存在的一些问题及相关建议,发布5起行政诉讼典型案例。接下来,我们通过案例来看看行政案件诉讼中,行政机关和行政相对人应该知道的那些事儿。

案例①:多方信访后起诉超期限

不属于扣除期限的事由

去年10月,林某某将莆田市某街道办事处诉至莆田市城厢区人民法院。

1998年,林某某合法获得位居该村承包地3.42亩,经政府核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承包期30年。不料,2007年间,该承包地被人挖毁,后被非法占用建设被告的办公楼。之后,林某某多方信访均未果。

2014年6月,被告莆田市某街道办事处作出《信访答复意见书》,仅告知征地款2笔在居委会。林某某认为,被告建设办公大楼,没有任何手续,拒不履行法定征地程序,且在其完全不知情、又不足额及时予以补偿的情况下,非法挖毁农田侵占耕地盖办公大楼,明显违法。

城厢区人民法院审理认为,林某某要求确认被告于2007年为了建设办公楼暴力挖毁并占用原告承包地的行政行为违法,但林某某于2017年11月1日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明显超过了法定的起诉期限。虽然从林某某提供的《信访事项处理答复意见书》等证据可以证明林某某多年来有为此事上访,但林某某向有关部门信访的行为,并不引起法定起诉期限的中断。故驳回林某某的起诉。

法官释法

本案中,林某某向有关部门信访的行为,不属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三条规定的“由于不属于起诉人自身的原因超过起诉期限的,被耽误的时间不计算在起诉期限内”的情形,也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八条规定的“因不可抗力或者其他不属于其自身的原因耽误起诉期限的,被耽误的时间不计算在起诉期限内”的情形,故林某某的起诉超过了法定起诉期限且无正当理由。

案例②:行政相对人起诉某局违法

法院裁定不符合起诉条件

去年7月,黄某某从宣传手册获悉,莆田市国土资源局荔城区2015年度第三批次建设用地征迁补偿安置方案程序违法及内容违法,故将该局诉至法院。

被告莆田市国土资源局辩称,他们作出安置补偿方案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程序合法,符合法定规定;黄某某错列被告,本案属于行政复议前置的法定情形;补偿安置方案对原告的合法权益明显不产生实际影响,依法应当裁定驳回起诉。

城厢区法院经审理认为,原告黄某某对《莆田市荔城区2015年度第三批次建设用地征迁补偿安置方案》有异议,不能直接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而是应当先申请行政机关裁决。原告黄某某的起诉不符合法定条件,故裁定驳回原告的起诉。

法官释法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五条规定,征地补偿、安置方案报市、县人民政府批准后,由市、县人民政府土地行政主管部门组织实施。对补偿标准有争议的,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协调;协调不成的,由批准征收土地的人民政府裁决。征地补偿、安置争议不影响征收土地方案的实施。此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集体土地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条规定,土地权利人对土地管理部门组织实施过程中确定的土地补偿有异议,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但应当告知土地权利人先申请行政机关裁决。

案例③:员工受伤后才注销工商登记

法院认定不影响工伤申请

2016年,黄某某将莆田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莆田市人民政府诉至人民法院。被告莆田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于2015年作出《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詹某某受到的事故伤害为工伤。黄某某不服,向被告莆田市人民政府申请复议。被告莆田市人民政府作出《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被告莆田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的《认定工伤决定书》。

黄某某诉称,莆田市涵江区某钢模厂在2012年已经注销,第三人詹某某在该厂注销之后提起工伤认定,被申请人主体不适格,受理依据不足。

法院经审理认为,虽然黄某某于2012年8月申请注销工商登记组成形式为个人经营的原莆田市涵江区某钢模厂,但第三人所受伤害是在该钢模厂注销之前,该注销行为不影响第三人提出工伤认定的申请及被告作出是否成立工伤的决定。故驳回原告黄某某的诉讼请求。

法官释法

工伤认定是劳动保障行政部门依据《工伤保险条例》及相关政策规定,对企业职工或个体工商户的员工受伤是否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十五条关于工伤范围和视同工伤范围的规定情形,作出能否认定为工伤或者视同工伤的结论,是维护企业职工和个体工商户员工工伤保险权益的重要环节。工商登记组成形式为个人经营的工厂被注销,但员工所受伤害是在原工厂注销之前,该注销行为不影响员工提出工伤认定的申请及被告作出是否成立工伤的决定。

案例④:直接强制拆除违章建筑

被告行为属于程序违法

去年5月,莆田市某镇建设规划站作出《“两违”强制拆除决定书》,决定对下横山村陈某华搭建的游泳池(系违章建筑),进行强制执法拆除。

陈某华将莆田市某镇人民政府诉至法院。陈某华称,去年5月,被告组织100余人,在没有出示任何法律依据、手续、执法人员身份证的情况下,强行要拆除其游泳馆附属物,并殴打了当时在场的游泳馆合作股东陈某新的儿子陈挺某,致其受伤。

同日晚9时许,被告派人到原告处送交了《 “两违”强制拆除决定书》。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在未责令原告停止建设、限期改正的情况下,直接作出强制拆除的决定,程序违法。故判决撤销被告作出的针对原告的《“两违”强制拆除决定书》。

法官释法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六十五条的规定,在乡、村庄规划区内未依法取得乡村建设规划许可证或者未按照乡村建设规划许可证的规定进行建设的,由乡、镇人民政府责令停止建设,限期改正;逾期不改正的,可以拆除。被告虽然提供了《责令停止建设违法行为通知书》,但该通知是什么时候作出并不明确,被告也未在举证期限内,提供证据证明有将该通知书送达给原告,应视为该通知书未送达原告。

案例⑤:未告知原告听证权利

法院判决撤销处罚书

2016年11月,被告莆田市某环境保护局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原告某光电有限公司抛光工序和清洗工序产生的生产废水未收集,直接通过雨水沟排放,并对原告的这一行为处人民币50000元的罚款。

原告某光电有限公司对该处罚不服,遂将该环境保护局诉至法院。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在对原告作出较大数额罚款的行政处罚前,并没有履行告知原告享有听证权利的法定程序,被告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程序违法,故判决撤销被告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

法官释法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四十二条的规定,行政机关作出责令停产停业、吊销许可证或者执照、较大数额罚款等行政处罚决定之前,应当告知当事人有要求举行听证的权利。被告虽然在作出行政处罚前,有向原告作出并送达一份名称为“[2016]30号《行政处罚听证告知书》”的文书,但是文书中却并没有告知原告享有要求举行听证的权利及应当在几日内提出举行听证的申请等内容,故《行政处罚决定书》应予撤销。

法官提醒

近年来,滥用诉权现象愈加突出,部分当事人就各类事项频繁提起诉讼。此外,行政机关在执法和行政审判中存在着违反法定程序、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应诉能力不足等问题,从而造成行政败诉。因此,行政机关要强化职权法定意识和程序意识,加强与法院的良性互动,推行多元化解纠纷解决机制。

主办:中共福建省委政法委员会 福建省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 承办:福建法治报社
网站编辑部电话:0591-87870376 投稿邮箱:fjcawcom@163.com 闽ICP备0906065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