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法苑文艺 > 诗词随笔 > 正文

立冬的油茶果

2017-12-27 17:00:01   来源:

□郑雯斌

“立冬采果晴一日,来年吃油不发愁。”乡谚里采的果子不是酸甜水果,而是能榨出油的油茶果。

家乡尤溪位于戴云山与武夷山两大山脉之间,这里雨量充沛、日照充足,覆盖着一层厚厚的红壤土的山地丘陵里生长着乡人们眼里的“金疙瘩”——油茶果。油茶果又叫茶籽,是油茶树生长的果实,分大小果两种,大的叫“鸡蛋茶”,顾名思义,状如鸡蛋,小的只拇指头般大小,叫做“细茶籽”。油茶果可不是“金疙瘩”么,榨出的茶油可香可金贵着哩。

在老家七斗,立冬是村里集体采摘油茶果的日子。据说,只有到了立冬这天,油茶果的出油率才是最高的,前后便是差了一天,也会大打折扣。记忆中,入秋后村里便会贴出告示,规定得在立冬后方可采摘油茶果,每个生产队还派人轮流上山看着,可总有一些胆儿肥的人,未到规定时间就去偷,被抓个现行的则被罚请放电影。儿时,放电影是村里的“盛事”,为了能看电影,顽皮的村娃自告奋勇当起了小小护卫队员,猫着腰在油茶林里穿梭,滴溜溜的小眼睛只盼着能逮到偷果子的人,不曾想自己却常被大人当做偷果贼呢。

立冬是日,天方蒙蒙亮,小村已万家灯火,整个村庄涌动着对丰收的渴望,将初冬的寒凉驱散得精光。我家亦然,姐弟几个还在睡梦中就被母亲晃醒,含着惺忪的睡眼,坐上板车,迷迷糊糊地让父亲拖向油茶山。一路上,车声、脚步声、谈笑声透过浓浓的冬雾传来。人们脚步踏过的山间小路一下生动起来,那活力和生机一路径直通向油茶林。

到了各家的油茶林,人们顾不上被露水打湿的衣裳,迅速分散开来,背着竹篓,拎上麻袋,出没于郁郁葱葱的油茶林中。村里的油茶树多有几十年的树龄,高大茂盛,得用木钩钩弯树枝方能采到高处的果子。爷爷是制作木钩的好手,一会儿工夫,他就把削好的木钩分发到大家手中,小孩通常是不给的,只让我们采低处的,或是捡拾地上的。但我们偏不,在百般央求下,我们也像大人似地操着木钩,结果往往在预料之中,要么摇酸了双臂才钩到,要么重心不稳打到边上的人,不走运时还会捅到蚁巢马蜂窝。

时间在采摘中过得飞快,待至暖阳渐渐驱散雾气,山里又是另一番景致——“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茶花开”。漫山的油茶林幻化成一片白色花海,洁白的花瓣中央嵌着金黄色的花蕊,淡淡的芬芳引得成群的蜜蜂在花海中采蜜授粉,为明年孕育油茶果宝宝不知疲倦地忙碌着。和蜜蜂一样忙着采蜜的还有村娃们,我们用抽去内心的芒萁杆当吸管,挨着花蕊轻轻一吸,那甜美香醇的花蜜在味蕾间漫散开来,甜到心里头去。吞吐着淡淡的花香,心绪已然飘远,只盼着春天快快来,那时我们又可以到油茶山里尽情戏耍,品尝酸甜的茶苞茶蔓。

初冬的花海已是奇景,然花果并存,同枝共茂更让人啧啧称奇。今年的果实还未离枝来年的油茶果已在悄然孕育,好一个“抱子怀胎”。经过夏秋的滋养,油茶果已由青色转为红褐色,一些熟透的果子已在枝头裂开了嘴,露出黑色油亮的茶籽,等着人们把它们采摘回家,榨成金黄色的茶油。接连几日忙碌的采收后,油茶果带着人们手中的温度,从枝头、背篓、麻袋、板车,一路辗转到晒坪上。不日,村里的榨油坊便会飘出阵阵浓醇的茶油香。

(作者单位:将乐县委宣传部)

关于网站 |联系方式 |主办单位 |法律顾问
主办:中共福建省委政法委员会 福建省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 承办:福建法治报社
网站编辑部电话:0591-87870376 投稿邮箱:fjcawcom@163.com 闽ICP备0906065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