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法苑文艺 > 诗词随笔 > 正文

又见一树柿子红

2017-11-30 15:54:27   来源:

□罗华良

“江南夜雨寒渐浓,瑟瑟静听萧萧风;燕然应是初雪夜,可有一树柿子红?”雨夜围炉煮茶,友人楠香居一首《雨夜怀友》,引起关于柿子的话题。

老家闽东北气候偏暖和,柿子生长得很好,每到十月,红彤彤的柿子便挂满枝头,野旷天高、草木萧瑟,漫山柿子红成为家山一道独特的风景。

记得小时候,祖上留下一棵柿子树,临矮崖而绝立。因为父亲还有个兄弟,这便算是共产了。柿子熟时,两家相约共采,对筐而分。采柿子是需要经验和技巧的,柿子树不能爬,老人说“柿树心黑”,因其树高,而树枝脆弱易折,树根系十分发达造成地板硬结,以前从柿子树上摔下致残的事故时有发生。所以柿乡农人发明了一种专门采柿子的工具——“柿剪”,取一根长竹竿,末端削开口形成叉子状,采柿子时将开口叉入柿枝,旋转竹竿便可拗断树枝。柿子加工方法甚多:其摔裂者,削皮晒干为“柿干”;其完好者,或盐水浸泡为“浸柿”,或插芝麻杆捂熟为“柿嫩”。人说“柿子专挑软的捏”,指的就是“柿嫩”了。而最好吃的莫过于树上自然熟的“柿嫩”,通红通红、甘甜无比,鸟也爱吃。乡人都特别爱吃“柿嫩”,但是用“柿剪”采摘时,柿子大都落地砸坏,这就没办法捂熟了,所以往往采柿子时,家家都抱了几床棉被铺在树下,防止柿子砸裂。最好笑的是晒柿子干,我们小孩子嘴馋,往往晒熟一个就吃一个,半涩半甜也吃得津津有味,柿子没晒熟就吃光了!在那个馒头也算零食的年代里,“季春枇杷夏杨梅,深秋柿子冬柑橘”是很多南方孩童的童年回忆。

二十几年没有采过柿子了,家里的老柿子树早已枯萎,矮崖之上只剩枯木伶仃。今年十月,结伴去他处采了柿子。如今,乡村的柿子挂树上竟然是没有人要的,因为卖柿子的钱基本抵不上采柿子的工。是人工贵了?柿子贱了?还是生活好了?也许兼而有之。

老家民谚有言:“过北的柿子不能熟。”“北”即北风也。北风之寒烈,足以凋草木之心!大概是赖以发生化学反应的果液被吹干了,柿子就再也无法催甘生甜了。当北风乍起,斜阳之下,萧瑟秋山,只见粒粒嫣红,点缀苍茫。

(作者单位:邵武市人民法院)

关于网站 |联系方式 |主办单位 |法律顾问
主办:中共福建省委政法委员会 福建省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 承办:福建法治报社
网站编辑部电话:0591-87870376 投稿邮箱:fjcawcom@163.com 闽ICP备0906065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