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法苑文艺 > 诗词随笔 > 正文

硬汉父亲

2017-11-30 15:54:10   来源:

□赖东梅

初识《老人与海》已是五年前了,当时我刚到邵武工作,父亲把我从闽南送到邵武后即刻返回。邵武,对我来说算是远门了,一个人对家乡的思念和对陌生环境的畏惧让我拾起书本来打发时间,那就是《老人与海》。它是一篇中篇小说,出自美国作家海明威之手。故事的主人公是老渔夫圣地亚哥,老渔夫在海上捕鱼已经连续84天颗粒未收了。为了生存,第85天,老渔夫一清早还是将破旧的小船划向大海。这一天,他出乎意料地钓到了一头比船还大的马林鱼。老头和这条鱼周旋了两天,最终将其制服。但马林鱼受了伤,血腥引来了许多鲨鱼。已经筋疲力尽的老渔夫又跟鲨鱼搏斗,虽然保护了小船和自己的生命安全,但最后马林鱼只剩下了骨头,一堆毫无用处的骨架。

老渔夫在大海里最终没有捕到食物,喜欢完美收官的我不喜欢这个结局,老渔夫这么拼命这么执着的硬汉付出,只是为了获得一份食物,但却不能如愿,这就是残酷的现实。但现在静想思之,海明威笔中的老渔夫也是胜利的,老渔夫告诉读者的是:面对不可征服的大自然,人仍然可以得到精神上的胜利。这是一种奋斗的人生观。在奋斗的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个人如何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硬汉,如何具有不服输的硬汉精神。

也就是看完这本书后,我突然觉得我离开父母来邵武上班的种种不适应就是我要去克服的,适应的过程就是我享受精神胜利的过程,而不要去在乎结果的乐与悲。事实上,我在这里工作还算顺利,倒是父亲送我单位报到后远去的背影一直铭记于心。这种感觉难以言表,我只知道心疼,不好受。父亲宽厚的肩膀不再挺拔,原本乌黑的密发已是两鬓斑白,但是离我远去的步伐却很快,很快。

上班后,我每天都会给家里打电话。记得第一通电话回家时母亲对我说:“你老爸送你回来后在班车上掉眼泪了。”听完,我的鼻子马上发酸,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却在电话里安慰母亲。这时我才更加坚信父亲快步远去的步伐是多么不情愿,他一定是抢在眼泪掉下来之前离开我的视线。

现在我思念父亲,思念父亲的坚强、宽厚、仁慈与充满爱心。而这也是老渔夫身上所具有的品质,当我再次翻开《老人与海》时,我总觉得是父亲跃然纸上对我说:“一个人并不是生来要给打败的,你尽可以把他消灭掉,可就是打不败他。”

我的父亲是地地道道的农民,靠着做工地小工和跑客养着一家五口人。父亲每天给自己的零花钱就是不花钱,但是当邻居紧急用钱或是村里集资修路建桥时,总是尽自己所能。父亲的不花钱性子也让他一辈子和房子在打交道,印象中父亲拆拆建建房子三次没有雇佣小工,现在我每次回家总能在清水砖里、石头缝中闻到父亲的汗味,是硬汉子的味道。一条硬汉一座房,房子就是父亲的王国。虽然这个国王现在已是皮肤黝黑、头发斑白、手心粗糙,但“群众”都很爱戴。当父亲完全可以在自己王国里享受时,却遭受了病魔的袭击,一发现已是癌症晚期,只因硬汉顶住了早期的症状,瞒住了无心的我们。父亲说,不想打破这时的美好,因为他还正在享受着当爷爷乐趣,还正开始享受着当外公的乐趣。与病魔抗争的化疗、止痛时间里,他没有呻吟,只有“话仙”。看着我敬爱的父亲一天天地被癌细胞吞噬,我是如此心痛!可又能怎么样呢!硬汉无法战胜的病魔,就像老渔夫无法战胜的大自然,这是残酷的不可抗争的事实。当我还在憎恶上天的不公平安排时,父亲告诉我们,生活还要继续,不能被打倒!

硬汉老渔夫说:“为什么我们要比基督严厉呢?这个世界为了要显示它的强大,故作严厉,我们也就顽固地接受了它的成见。”珍惜生命中的每一天,为每一天而奋斗!

(作者单位:邵武市人民检察院)

关于网站 |联系方式 |主办单位 |法律顾问
主办:中共福建省委政法委员会 福建省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 承办:福建法治报社
网站编辑部电话:0591-87870376 投稿邮箱:fjcawcom@163.com 闽ICP备0906065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