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法苑文艺 > 诗词随笔 > 正文

回不去的河流

2017-11-09 16:58:42   来源:

□张遂涛

年近不惑,愈来愈感觉人生苦短。人生在世,必须要做些取舍,有些不重要的当舍弃即应舍弃。换句话说,必须分得清主次。否则短暂的生命必将陷入庸碌的繁杂之事无法自拔。

但问题来了,什么是主,什么是次?什么是重要,什么是不重要?也许具体到每个人身上,都有不同。自己认为重要的,在别人看来也许毫不重要。

这就是我的困惑,也是我每每看到一些人一些事难以遽然下判断的原因。但看到一些人把大好的生命浪费在一些我认为不值得的事情上面,总难免一声叹息。

最早知道L是因为同事的谈论,同事略带夸张的语调让我对他口中的这个L印象深刻。L的故事最早可以追溯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那时我还只是个小学生。在同事的口中,这个L简直是天才一样的存在,恢复高考没多久,他就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一所最著名的大学。这并不算稀奇,稀奇的是他兄妹几个,几乎都读了中国第一流的大学,而且相继分配到类似社科院这样的学术机构任职。

这样的家庭不要说在L老家那个小山城,就算在全中国,至少在L上大学的那个时代,怕也找不出几个来。

L本应该是这个社会的佼佼者。事实上,他仍然算是。虽然在几个兄妹中,他算是分配得最差的。大学毕业后,他分配回了老家一所中学。但毫无疑问,他是那个中学最优秀的老师之一。只一点就足以让他赢得所有师生的尊重,他可以毫无障碍地直接阅读国外出版的教学参考资料,甚至业余时间还能做些翻译工作。

正是因为这一点,他后来赢得了一位青年女教师的仰慕。那个女教师向他表达仰慕之情时,他的婚姻恰好正处于最困难的时期。青年女教师的介入,毫无疑问加速了他家庭的分崩离析。但是好景不长,很快他发现那个青年女教师另有新欢,这让他怒不可遏……

这样叙述下来,让我感觉像是在讲述一个老套的三角恋爱故事,没有任何的新意。确实,生活中有新意的事情并不多,正所谓“日光之下无新事”。但就是这样一个老套的故事,却孕育了一个又一个活生生的悲剧!

L发现青年女教师另有新欢之后,虽然痛心,但仍试图挽回她的心,正如他的妻子也曾试图挽回他的心一样。可是他们都失败了。于是矛盾开始激化,在狂怒之下,他暴露了性格里隐藏着的偏激的一面,开始对她恐吓、侮辱,到处散布她的流言,甚至四处邮寄以及在学校张贴她的半裸照。他的妻子在这时不失时机地充当了他的“帮凶”,她对这个她曾经一度极其嫉妒的“第三者”恶意攻击,似乎是在发泄对自己丈夫隐藏的愤怒。

一开始学校体谅L是个难得的人才,还想尽量挽救他,仅仅给了他一个行政处分,不料他毫不领情,反而变本加厉,严重扰乱学校的教学秩序,最终被治安拘留了五天。

以他的行为,在那个年代,只拘留五天已经是很轻的处罚了。如果这时他能够幡然悔悟,也许故事将完全是另外一个走向。可惜,他却偏偏要往绝路上走,路越走越窄,终于走到了一个死胡同……

从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到我接触到他的案子,已是二十多年过去了。他从一个正当年、极有前途的中学老师,变成了一个长年奔波在信访途中的老信访户。他本用于翻译、验算的笔,现在却用于写一封封厚厚的上访信。甚至,他的两个子女,也因为他的缘故,早早辍学,跟着他一起奔波在漫漫信访路上……

我没有想到有一天会见到他本人,因为在我接触到他的案子时,听说他已经得了重病。也许是误传,也许是后来又好了,总之我见到他那天,他的精神还好,只是人瘦得厉害,背驼着,面容清癯。令人意外的是,他竟然留着一头与他的气质极不相称的长发,花白而稀疏的长发还梳成了一个马尾辫,拖在身后,给人一种滑稽和凄凉的感觉。但是他的脾气依然很大,他一开始乜斜着眼睛,似乎耐心听着我们一位领导的解释,但突然,他一把把面前的纸水杯扫到桌下,吓了我们一跳。他在狂发了一通飚后,随即扬长而去。

那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见到他。转眼也又好几年过去了,不知他是否依然健在。后来我又见过不少类似他这样的人,他们总让我困惑,我不知道他们所谓的“坚持”是否真有意义。他们所谓的“委屈”是否真的值得他们花十年二十年甚至一辈子去申诉?

我真的不知道。也许,真的像有人说的只是因为我不是当事人而已。

不过,我总会不由自主想到时间,想到人生短暂,想到我们踏入的是一条永远也回不去的河流。

(作者单位:厦门市公安局法制支队)

关于网站 |联系方式 |主办单位 |法律顾问
主办:中共福建省委政法委员会 福建省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 承办:福建法治报社
网站编辑部电话:0591-87870376 投稿邮箱:fjcawcom@163.com 闽ICP备0906065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