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法苑文艺 > 诗词随笔 > 正文

改变

2017-08-10 10:26:53   来源:

□陈伟

盛夏的一大早,老罗坐在自己家口,正对着外面的土坪发呆。“叮铃铃……”手机有气无力地响起了起来,老罗拿起掉了漆的手机接通电话,一个自称检察院的干部说要过来。挂掉电话,受伤后的头皮突然一阵揪心的疼,老罗低头看看另外一只僵直的手,心想:要来就来嘛,打什么电话,我还能去哪里。

检察院这地方,老罗这辈子就去过一次,要不是前一阵子那件事,他和检察院八杆子也打不到一起。想起这事儿,老罗就想往自己受伤的脑袋再来一下。

老罗的孩子正上大学,夫妻两个人从乡下到城里租了房打工。邻居夫妇一天晚上吵架,男主人拿着刀跑到小区门口见人就砍,老罗夫妇追上去拦下了男主人,但老罗头上、身上、手上被砍了好几刀,毁了容、残了一只手,老婆也被砍了几刀,还好没造成后遗症。老罗夫妇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月,出院后接到通知书去了检察院一趟。检察院门脸不大,牌子是铜的,旧旧的,没什么光彩。夫妇俩进去后,办案的人问了事情的经过,做了笔录,就让他们回家了。当时老罗就想,乡下百姓,被人伤了也就这么一回事,谁会在意呢。

伤人的邻居也是租房打工的外地人,不富裕,男主人被抓了,女主人吓跑了。虽然医院把医疗费免了,可是手残了,夫妇俩接下来还要继续治疗,以后的日子咋过?老罗没敢把这件事情告诉孩子,怕孩子丢下暑假学校勤工俭学的机会跑回家。但想着暑假一过,孩子的学费又要交了,老罗的头皮又是一麻。

晌午,阳光正毒,村支书带着两个穿蓝色制服的人走了进来。老罗阴沉着脸抬起头,检察院来人了,年纪较大的姓张,脸黝黑黝黑的,看起来还算顺眼,另外一个年轻的姓啥没记住。老张坐下来,说伤人的男主人经鉴定是精神病人,判不了刑,检察院不起诉了。但按照规定老罗可以申请救助和见义勇为奖励金,问他想不想申请。对于那个男主人,老罗平时就觉得不太正常,没想到真是个精神病,被他伤了自认倒霉,而且他老婆也跑了,看来赔偿是没希望了。但听到见义勇为奖励和救助有钱,老罗又将信将疑,反正都到这份上了,死马当活马医了。至于老张其他还说了好多话,老罗都没记住。临走时,老张叫村书记帮老罗补齐一些材料,寄到检察院。

材料寄走了,又过了一个月,老罗都快要忘了这回事。一天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接通竟是检察院的老张,老张让老罗夫妇带上身份证去检察院一趟。老罗夫妇又一次到了检察院,老张告诉老罗夫妇,救助的2万元批下来了,让他们领走。老罗看看手里的钱一阵恍惚,不敢相信钱到了自己的手。不久老罗又接到老张的电话,通知他们到见义勇为基金会领十万元的奖励金。老张说的话都变成真事,老罗对老张逐渐信任起来,有时会主动打电话与老张拉拉家常。一天,老张在电话里问老罗今后有啥打算,老罗说了自己干不了体力活,如果能在城里开个小摊卖菜就好了,但又怕租金贵赚不到钱。老张说让老罗把刚办下的残疾证送来,他去想想办法。不久,老张在离检察院不远的菜市场,给老罗办了个摊位,还减了租金。

以后的日子,老罗夫妇忙于菜摊的生意,与老张的联系渐渐少了。一天大早,太阳刚冒出头,老罗就赶去开摊。经过检察院大门,初升阳光照在铜牌子上,反射出亮光,老罗看着铜牌,回想自己半年的变化,想想检察院里的老张,暖暖地笑了一下。

(作者单位:龙岩市新罗区人民检察院)

关于网站 |联系方式 |主办单位 |法律顾问
主办:中共福建省委政法委员会 福建省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 承办:福建法治报社
网站编辑部电话:0591-87870376 投稿邮箱:fjcawcom@163.com 闽ICP备0906065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