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法苑文艺 > 诗词随笔 > 正文

盛夏的仙草冻

2017-08-07 10:07:35   来源:

□虬田

盛夏的太阳,一到了中午,热情变成了霸道,习惯于四处游窜的空气,也被凝固得无比焦躁。这时候,如果来碗家乡冰凉的仙草冻该有多好啊!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我刚上小学,我的邻家骆春姬姐姐,每到夏天的时候,她就在邻村大路口摆摊卖仙草冻。她们家做得仙草冻又滑又甜,很是解渴。因此,越是盛夏,生意就越好,越到正午,卖得越是火爆。

每天天一亮,骆春姬的母亲、我的清妹婶子就起来熬自家种的仙人草。她把仙人草汁熬出来后沥去草渣,汁水加入淀粉继续熬,二者完全融合后,舀起来冷却,就结成了酱黑色的仙草冻,然后再切成细块泡在山泉水里。

春姬姐姐则早早地跑去挑水,那是从山上渗下的山泉水,又冰又清。她把泉水倒在一个大木桶里,裹上棉被,放在里屋阴凉的地方晾凉。等到日升三竿后,就可以推着板车去卖了。我暑假没事的时候,常常跟着她出去,渴了,甜滑冰凉的仙草冻任由我喝。

邻村大路口摆摊卖仙草冻的地方叫“东山下”,路边还有一棵大樟树,伸出的枝丫,撑出了一片荫来。这里是几个村庄城乡班车站,也是另外两个乡镇各类人马的必经之路。蜿蜒的乡村公路无遮无挡,路过的人,见到树荫,就像遇到梦中情人,恨不得马上冲进来。这个时候,只要花5分钱,就能喝上一大碗的仙草冻。这一大碗下去,立即甜了嘴,解了渴,养了眼,提了神。

附近村里几个年轻的小伙子,有事没事也顶着毒热的阳光赶到春姬姐姐摊子边上站着,恨不得插上手,一起洗洗碗,提提水。春姬姐姐总是很淡定地抄起漏勺,双手灵巧地抖动,快速漏去被太阳烤热的水,往大碗里舀进冰清的山泉水,再扬下一勺土蜂蜜,调羹在仙草冻和山泉水之间轻快地转两圈,递给顾客。

即使不看她的脸蛋和身材,看她优美的动作,就像看了一场舞蹈般的享受。

每当她递给过路顾客冰凉的仙草冻时,我觉得她给递给他们的是一股清风。而对于爱慕她的那些小伙子们来说,春姬姐姐端给他们的那碗冰凉的仙草冻,就是给了他们一座夏天里的冰屋。

几年后,春姬姐姐远嫁他村,她家也不再卖仙草冻了。从此,我再也没有吃过她家做的仙草冻,省城超市和奶茶店里的仙草蜜我喝不惯。随着我离故乡越来越远,老家的仙草冻就像一根锁链,牢牢地把我拴住,成了火烧火燎季节里强烈的念想。

(作者单位:福建省公安厅)

关于网站 |联系方式 |主办单位 |法律顾问
主办:中共福建省委政法委员会 福建省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 承办:福建法治报社
网站编辑部电话:0591-87870376 投稿邮箱:fjcawcom@163.com 闽ICP备0906065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