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法苑文艺 > 诗词随笔 > 正文

法律的温度

2017-08-07 10:06:13   来源:

□罗海涛

离我们检察院不远的农贸市场,有家深夜小吃店,营业到凌晨四五点。我们办案的时候,深夜交接班的同事常会顺路带些饺子过来,这时大家都会围过来吃上几个,缓解下疲劳,顺便也整理下思路。

去年夏天,我们办理一个单位正职领导涉嫌受贿的案件,原以为这案件事实较清楚,口供应该很容易就会取得。但是通知犯罪嫌疑人到案后,他心理压力很大,前几组的审讯下来要不就沉默,要不就是对受贿事实予以否认,审讯陷入僵局。而且,他一天都拒绝吃办案工作餐。得知该情况后,带班领导叫值班的同志留几个饺子,就和我一起进入讯问室。

进入讯问室时是凌晨2点多,犯罪嫌疑人身体笔直地靠着椅子,神情略显疲惫但仍防备地看着走进来的我们。由于工作的缘故,带班领导和犯罪嫌疑人有过几面之缘,他望着这个略眼熟的带班领导,似乎在回忆带班领导的名字,但一会眼神就黯淡下来了。带班领导拉了个椅子,坐在他的右边位置,问他:“老X,哪里人啊?”

他略惊讶,但随即回答说:“X市X镇人。”

“喔,海港小镇啊。听说那里现在开发的不错啊?”带班领导漫不经心地说。

“不是,我老家不是镇区的,是镇下面的一个小村,位置有点偏。老父母现在还在村里做海产养殖。”他说。

“那不容易,那兄弟姐妹呢?”

“也在老家做海产养殖。”他接着说。

“那你当年考出来不容易啊。”带班领导说。

“是啊,我是八零年代那时候考上的大专,当时村里的亲戚们还送了许多鸡蛋给我。那时,村里还没有通车,要走一个多小时的山路到镇上,还要经过多次转车才到学校。毕业后,想回到家乡的县城工作,但是一次次工作调动,结果离家越来越远……”他诉说着过去,我们也在一旁听着,没去打断他。

到了三点多,带班领导走出讯问室,把那些还略带温度的饺子带给他,顺手给他加了杯温水,说:“这几个饺子,刚从单位附近的大排档带过来。”犯罪嫌疑人犹豫下说:“不用了,你们吃吧。”带班领导说:“没事,我刚听说你一天都没有吃东西了。”他看了下带班领导,喝了一口水,几下就把饺子吃完了。

“老X,”带班领导说:“昨天,我去市院汇报案件的路上,看到一个广告牌,上面写着‘人生路漫漫,难免错几步’,你说有没有道理呢?”犯罪嫌疑人抬起头看着带班领导,带班领导接着说:“我们检察机关是司法机关,如果没有确凿的证据是不会通知你到这里的。你长期主持业务部门的工作,并非没有一技之长,离开体制,你一样能活得很好,但做错事必须要接受惩罚,这是我们大人经常教育小孩子的话,这道理也要懂啊!”

他沉默了一段时间后,说:“我到这里之前已经在三个地方任过正职了。以前,有人拿纸箱装人民币送给我都被我拒绝了,我想我是一个从农村出来的,好不容易上了这个位置,不能因为经济问题被查。但是,当主官久了,在耳边说好话的人多了,吹风的人少了,平时和那些人待久了,把他们当朋友,认为一些年节往来都是小事,没想到被这些朋友害了。”随后,他交代了这些年来有收受财物的违法犯罪事实,并亲笔写供述材料。

写完供述材料,也快天亮了,我们接班的同事已经来了,又要换班了。在我们收拾好桌面材料,准备离开时,他突然站起来说:“我昨晚对你们说的都是真的,我以前在单位也经常彻夜加班,有时饿的时候也就吃些饼干,你们的工作要经常加夜班,很辛苦。昨晚……谢谢你们的饺子。”

这是我们再普通不过的一次工作,交接完班,回家休息下又要投入下一起案件办理,遇见下一个犯罪嫌疑人。犯罪嫌疑人也终将要去往该去的地方接受惩罚,对我们来说,深夜的饺子,不过是充饥的点心,对于犯罪嫌疑人来说,那是一段有温度的回忆。一位检察官前辈曾说:“法律本身没有温度,但当它与案件事实发生某种具体联系的时候也便有了温度,或者冷酷,或者温热,或者沸腾。触摸法律的温度,可以是一种司法艺术,可以是一种司法良知,也可以是一种社会责任。”而我们作为一名法律工作者,则要将这温度传递下去……

(作者单位:福安市人民检察院 )

关于网站 |联系方式 |主办单位 |法律顾问
主办:中共福建省委政法委员会 福建省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 承办:福建法治报社
网站编辑部电话:0591-87870376 投稿邮箱:fjcawcom@163.com 闽ICP备0906065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