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法苑文艺 > 诗词随笔 > 正文

油桐花开

2017-06-16 09:59:02   来源:

□虬田

老家开门见山,对面就是一座小荒山。哑巴叔叔把它的南坡开垦了,小荒山就成了我家的自留地。

据奶奶说,叔叔小时候发了一次高烧,落下了病根,成了哑巴。因有残疾,无人愿嫁,独身的他一直和我们一起生活。叔叔虽然不会讲话,但干活是把好手,他在山坡上种下竹子、桃子、李子、梨子、板栗、柿子。于是,山坡上四季分明,昔日的荒山成了花果山。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叔叔弄来了几棵油桐树,他把它们悄悄地种下。开始,它们毫不起眼,只在春天里萌芽,在夏天里狂长,叶子又大又绿,像一张张荷叶,风一吹过,沙沙地响。而那些枝条,似乎都有着时不我待的急迫感,拼命地疯长。在不知不觉中,竟长成了参天大树。

高大壮硕的油桐树在桃红褪去,枇杷橙黄的时候,满树开出圣洁的桐花,引来了一群群蜂蝶。这时,我就在两棵油桐树之间搭上吊床,躺在上面,啃着果子,和着习习凉风,听着蜜蜂们“嗡嗡”的采蜜声,仰望蓝天白云发着呆。

五月,桐花纷飞,宛若飘雪,我也在油桐树下做着不同的白日梦。千奇百怪的白日梦令人神驰,成了我长大后向往远方的动力。从此,油桐树俘获了我的心,亲近之情油然而生。后来读到“吾有西山桐,桐盛茂其花。香心自蝶恋,缥缈带无涯”才知道,自古人们就爱油桐。

但叔叔种下油桐树的目的不是用来观赏的,而是实用的。

待油桐谢下的花成泥后,果子冒出来了。油桐果子的性子也和枝叶一样的性急,在盛夏里狂长,到了秋天,绿色的果挂满树,冬天,耐不住季节的果子也跟着片片飘落的桐叶一起坠下。

油桐树果叶脱尽的时候,叔叔背上竹篓,我紧随在他的身后。帮助他把藏在油桐叶里的果子拾起。边上的柿子树上,冲天的高枝头还残留少许的柿子,它们已经熟红如火。

叔叔是个急性子的人,埋着头把一粒粒油桐果子拾入竹篓里。拾油桐果干什么用呢?拿去榨油,榨出的桐油用处很大,可以用来制造电器、塑料、制漆等。但桐油有毒性,决不能吃。我心不在焉地帮着叔叔捡了一些桐果,柿子树上挂着的那几粒火红的柿子始终在诱惑我的心。欺着叔叔听不见,我从他身后绕过,迅速爬上了柿子树。

我拼命地往上爬,到了极高处,双脚压在一根最“牢靠”的横枝上,双手向上举抬,尽力地往冲天高枝头上诱人的柿子上够。可脚下的横枝却不争气地摇晃并往下弯,我怎么也抓不到柿子,自己倒成了浪涛里的一叶小舟。

叔叔发现后跑到柿子树下,生气地朝我“呀呀、呀呀”地喊叫,朝我比划着要我马上下来的手势。见我不解,叔叔指了指我的头顶上盘旋的一只孤鸟,然后又指了指自己的嘴巴。我知道他的意思了,他是“叫”我别采了,把这几粒柿子留给鸟儿过冬,否则它要饿死的。

每当五月,油桐树下花絮飘飞,落花倾雪。我就特别想念已在天堂里的叔叔,想念叔叔种下的那一片油桐树。 (作者单位:福建省公安厅)

关于网站 |联系方式 |主办单位 |法律顾问
主办:中共福建省委政法委员会 福建省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 承办:福建法治报社
网站编辑部电话:0591-87870376 投稿邮箱:fjcawcom@163.com 闽ICP备0906065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