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法苑文艺 > 诗词随笔 > 正文

窸窣声处飘来香

2017-06-13 10:30:07   来源:

□李宣华

夜间朦朦胧胧醒来,隐隐约约感觉靠窗一隅木架箱处,有窸窸窣窣的声音。是不是老鼠在啃噬木箱欲将偷米吃?不对呀,怎么还飘来鸡爪的香味呢?待细听,我断定,这哪里是鼠,分明是宿舍的某位同学趁夜偷吃我玻璃罐里的泡鸡爪!

在小镇上中学时,我是一名寄宿生,和8个来自不同自然村的同学住一间。我们每周日到学校时,要背一袋米和几罐子供应一周的菜。那时,农村的生活条件相当艰苦,和我一样居住在偏远高山村的舍友要想吃到泡鸡爪,简直比登天还难。自然,我也不例外。这鸡爪,是出嫁到邻县,做点小本生意的大姐拿来的。

夜深人静,那细微的窸窣声伴着淡淡的飘香在我耳际回旋。哦,泡鸡爪,我傍晚下饭时吃了三个后忍着馋,不舍得再多吃一个的美味,现在却在经受“偷吃进行时”,叫我如何忍受?正当我风雨欲来,即将山洪暴发之际,我想起了一个人——下铺遥遥,他的父母因为一次劳作中的事故意外伤亡,和年过花甲的爷爷奶奶相依为命。就在前一天晚餐时,和我同一张桌子吃饭的他,因为带来的菜两天前就馊了,只能一口白开水一口饭下咽。我要他拿一个鸡爪去吃,他硬是说不要。现在,这位善良的舍友,一定是半夜饿醒了吧。这么一想,我便释怀了些许。

可是,我还是念念不忘那原本就剩余不多的泡鸡爪呀。就在这依旧窸窸窣窣的鸡爪飘香声中,我忽然灵光乍现,来了点子。于是,我佯装半睡半醒,自言自语,“怎么有老鼠?”仅此,觉得还不够,又有意学了两声猫叫。稍停片刻,还故意打起了呼噜。不一会儿,我就十分清晰地听到,遥遥蹑手蹑脚地回到自己床铺上的声音。

不怕见笑,说到我姐,她是个没有厨艺可言的人,按照我们家人的说法就是,“她只会把菜弄熟”。几十年过去了,她泡鸡爪的方法依旧如故:买来冷冻鸡爪,洗净,煮熟,然后放点农家用稻谷制作的高度谷烧白酒、醋、白糖和生姜、蒜头,简简单单。工作后,我开始对厨房产生兴趣,时常把一个菜捣鼓出好几个花样。当开始对大姐那种“老掉牙”泡法的鸡爪“忘恩负义”起来:这鸡爪泡得太没水平了吧,要脆不脆,要入味不入味。

其实也怪不了姐,如果允许来番自我表扬的话,我会说,实在是我泡的鸡爪太好吃了。毕竟,我对泡鸡爪有着自己的严格要求,摸索出了自己的“泡道”,通过放香糟卤、放朝天椒提味,用萝卜、黄瓜提鲜等技术,把一个个鸡爪泡得又香又脆又回味!

有一次晚上我收到微信,已在外地工作多年的遥遥说要来小城,于是连夜买来鸡爪进行泡制,以便次日招待。凌晨时分,居室就在厨房对门的我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待我起床轻轻走近一看:嘘,是我那上初中的娃,打开冰箱,在津津有味地啃鸡爪呢?哦,我什么都没看到,我只闻到了香味。

面对此情此景,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悄悄地回到卧室,睡我的大觉。只是,怎么都睡不着,脑海里天花乱坠地想呀想。想到最后,还是那句话,如果允许来番自我表扬的话,我会说,当年的我用学猫叫的办法既保全了那香香的泡爪,又保全了遥遥的尊严,是多么多么的高明。

(作者单位:将乐县政府办)

关于网站 |联系方式 |主办单位 |法律顾问
主办:中共福建省委政法委员会 福建省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 承办:福建法治报社
网站编辑部电话:0591-87870376 投稿邮箱:fjcawcom@163.com 闽ICP备0906065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