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省直新闻 > 法院 > 正文

在财富梦想中沉沦

2017-11-10 11:44:48   来源:

为支持丈夫事业,她用假证抵押,高息向他人借贷。资金链断裂后,她又恶意透支多张信用卡,最终—

在财富梦想中沉沦

□通讯员 刘建成 本网记者 汤仙念

她本有一个幸福的家,却没有好好珍惜。为支持丈夫事业,为追逐财富梦想,她不惜多次购买假房产证件用于抵押借款,且恶意透支多张信用卡。最终,她为自己的无知和轻率付出惨痛代价。日前,经建瓯市人民法院审理,被告人郑某琴因犯买卖国家机关证件罪和信用卡诈骗罪数罪并罚,执行有期徒刑5年6个月,并处罚金6.5万元。

工程需要资金

抵押房产借款后人间蒸发

54岁的老游在建瓯市区经营一家具卖场。2011年12月6日上午,朋友小谢打电话给他,说是小舅子做废旧金属生意,拿到一个大工程,资金需求较大,不知他手头有没有富余的钱借用几个月。

老游手头正好有一笔闲钱,既然朋友开口了,就爽快地答应,并商量好借款细节。

当天下午4时许,小谢和小舅子小兰、小舅母郑某琴到了老游的家具卖场。双方商议后签订了一份借款协议:小兰、郑某琴向老游借款70万元,期限3个月,利息3分。除了小谢担保,郑某琴还将名下位于市区繁华地段的一栋楼房用于抵押。夫妻俩将结婚证、身份证复印件和该楼房房屋所有权证、国有土地使用证原件交付给老游。在扣除第一个月的利息2.1万元后,老游让财务将67.9万元汇入郑某琴银行账户。既有朋友担保,又有房产抵押,如此双保险让老游放下心来。此后,郑某琴果然每月按时将利息打到他的银行账户上。

2012年4月底,郑某琴将本金还给老游,并提出还要用钱,想续借3个月。虽然还款时间比约定期限略迟一些,但利息一分不少,老游觉得对方比较诚信,同意再续借3个月。三方重新办理了借款及担保手续后,他将钱汇给郑某琴,房子的两证仍留在手里。

3个月到期后,郑某琴虽有支付利息,但未归还本金,说是资金压在工程上,想再转借3个月。老游经商多年,也知道生意人的难处,同意续借这笔钱,并和她换过一份借款协议和借条。

到了2013年3月,3个月的借款期限早就过了,郑某琴别说本金,连利息都几个月没付了。老游找到她,她说工程没结束,手头真没钱,并写了一份承诺书,承诺于6月30日前还本付息。既已如此,老游答应对方延期归还本息。

6月30日这天,老游却四处找不到郑某琴,打她电话说是在外地出差。11月初,老游再次找到她,她又出具了一份承诺书,承诺会将房子卖掉,2个月内还清借款本息。12月底,郑某琴打了9万多元利息给他,然后又是几个月没动静。2014年6月4日,老游好不容易找到郑某琴,她还是卖房子还款的说辞,并出具每月还款2.5万元的承诺书。在还了2万元之后,郑某琴夫妻俩宛如人间蒸发,杳无踪迹。

“两证”竟是假证

涉嫌买卖国家机关证件被抓

2015年1月初,老游带着郑某琴抵押给他的房屋所有权证和土地使用证先后到土地局和建设局房地产交易登记管理中心。工作人员证实郑某琴拥有“两证”所载明的房产,但怀疑其所持证件是假证。

1月16日,老游携带被怀疑是假证的“两证”到建瓯市刑侦大队反诈骗专业队报案。侦查员将“两证”送交上述单位工作人员查验。经查,证件上所载明的房产信息无误,但证件本身有很大疑点。仅凭肉眼观察,证书的印刷、用纸、字体、印章、注册号和防伪等方面与目前正在使用的证书明显不符,假证的可能性极大。只是两个单位工作人员均不具备鉴定资质,无法对证件真伪作出权威性的结论,只提供了真实的印章印文和证件范本等以供鉴定。

通过调查,侦查员基本断定“两证”均为假证,对该案以买卖国家机关证件案立案侦查。在随后的侦查过程中,警方又接到工行工作人员的报案:郑某琴在该行办理了一张信用卡,大额透支消费不还款,经银行多次多种方式催收仍拒不归还,涉嫌信用卡诈骗,涉案金额合计16万余元。

经省公安厅物证鉴定中心鉴定,老游提供的土地使用证上登记机关处的印章印文与真实的登记机关印章印文在规格性特征和细节性特征等方面存在明显差异,认定两者不是同一枚印章盖印。

根据这一鉴定结论,该土地使用证显然系假证。警方以涉嫌买卖国家机关证件案对郑某琴上网追逃。2016年6月30日,郑某琴在福州市某财保公司办公楼被铁路警方抓获,并移交建瓯警方。

经审讯,郑某琴如实供认了购买假证件用以向老游抵押借款以及信用卡诈骗的犯罪事实。当天,郑某琴被刑事拘留,7月12日被批准逮捕。

7月5日,郑某琴丈夫小兰归还老游5万元,并与其达成还款协议:原先已支付的利息都作为本金归还,余款分3年还清,不再计息。7月11日,小兰将郑某琴透支工行信用卡的本金、利息、滞纳金和超限费等各项费用合计16.46万元归还银行。7月19日,郑某琴被取保候审。

在此期间,侦查员并没有停止对案件的侦查工作。9月下旬,他们接到中行工作人员关于郑某琴恶意透支2张信用卡本金达10万余元,涉嫌信用卡诈骗的报案。此外,侦查员还发现并查实了郑某琴另一起买卖国家证件案的犯罪事实:2012年4月中旬,郑某琴以同样的假证件抵押向老陈借款50万元。

案件侦查终结,警方移送审查起诉时,检察机关认为郑某琴一人犯数罪,应当数罪并罚,取保候审之后发现新的犯罪事实,不宜取保候审,要求警方提请批准逮捕。

就在警方要对郑某琴变更强制措施时,却发现郑某琴已怀孕50多天。在将强制措施变更为监视居住后,警方将案件移送审查起诉。

只因迷信运气

多次找人办假证抵押借款

郑某琴家境殷实,从小就过着比同龄人优渥得多的生活。高中毕业后,她自学取得大学文凭。之后,她从事多种职业,既在父亲厂里上过班,也做过政府机关文员,还跑过保险公司业务。

婚后,郑某琴在丈夫小兰与姐夫小谢合股经营的竹木制品厂参与管理。第2年,他们的儿子降临人世。不久,她父亲又全资购买了一栋房产送给她并登记在她名下,她将房子精心装修后经营一家宾馆。

不久,小兰把工厂交给郑某琴管理,自己与朋友合股做起废旧金属生意,就是投标一些破产厂房废旧金属拆解工程,拆解和出售废旧金属赢利。随着生意越做越大,手头的资金捉襟见肘,夫妻俩只好以高息向亲朋好友借款。

2011年11月,小兰中标浙江衢州某化工厂的拆迁工程,需要大笔资金投入,郑某琴向亲戚朋友求助。小谢(小兰姐夫)帮她联系朋友借钱,因为数额较大,朋友倒是肯借钱,但要小谢担保,还要用房契抵押。

能借到钱郑某琴自然很高兴,可要用房契抵押,她又迟疑起来。像其他很多生意人一样,她很迷信,觉得用房契借钱做生意会影响运气。

一天中午,郑某琴路过一巷口,看到墙上喷涂的办证小广告,不禁计上心头:借款要房契抵押,这不是可以办一套吗?她立即拨打广告上的电话号码询问办假证的事情。接电话的男子向她保证证件质量可靠,不用专业设备几乎难辨真伪,而且第2天就能送到她手里,这让她颇为心动。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她将办证费用从600元压到300元。随后,她将制作房产证件需要的信息发送给对方。

次日下午4时许,郑某琴到了新区新汽车站,付了300元后,从一名40多岁的男性客车司机手里拿到了装着假证的文件袋。

12月6日下午,小谢和郑某琴夫妻到朋友老游的家具卖场借钱。一番寒暄后,双方按照事先谈妥的细节办好借款手续,郑某琴如愿借到70万元。果然不出所料,老游对郑某琴抵押的证件没有产生任何怀疑。用假证蒙混过关,并顺利借到一大笔钱,郑某琴为自己的妙计暗暗得意。

然而,浙江衢州的工程远没有郑某琴预料的那样顺利,她借来的70万元连塞牙缝都不够。没办法,她还得找钱继续投入,否则,前期投入等于打水漂。

2012年4月中旬,尝到甜头的郑某琴如法炮制,轻车熟路又买来一模一样的两本假证,将房产作价100万元抵押,并签订了同意抵押承诺书,向老陈借款50万元,小兰、小谢和他们共同经营的某竹木工艺品厂作为担保。

工程巨额亏损

潜逃至异地终究难逃法网

其实,苦寻郑某琴不得的不光有老游、老陈以及其他借钱给郑某琴的债主们,还有工行和中行两家国有银行的工作人员。2010年至2014年,郑某琴先后在这两家银行办理了3张额度不等的信用卡,用于日常消费和偿还债务。等到她资金链断裂,连利息都无法支付时,信用卡透支的钱也无力偿还。

小兰和股东在浙江衢州的废金属拆解工程共投资400余万元,其中小兰一人就投资220多万元。加上工期长,利息和其他各项开支大,工程亏损了300万元。收回的100万元除了日常开销、支付借款利息以及股东分账,已经所剩无几。即便是在这样巨额亏损的情况下,小兰还被3名股东欠了120万元,导致无法支付到期借款本息。

2014年7月,在建瓯没有立足之地的郑某琴和小兰黯然离开生活了几十年的家乡建瓯到了福州。在福州,企望开始新生活的他们更换了手机号,切断与所有熟人的联系。郑某琴捡起老本行,应聘到一家财险公司做业务员,担起养家糊口的重担;小兰则在家做家务,送孩子上学。

此前,郑某琴信用卡透支未及时还款,经常接到银行催讨还款的电话、短信和信函,她无力支付,索性置之不理。到福州后,银行催款的电话和短信无法拨打、发送,那些债主更是寻找无门。她也从家人口中得知银行工作人员多次上门催讨欠款。然而,此时的她被一屁股债务搞得焦头烂额,已经无暇顾及。

郑某琴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了,倍加珍惜在财险公司的工作机会。她早出晚归,废寝忘食,不久就被提拔为部门经理。除了自己的业务收入外,她还能从手下业务员的业绩中拿到一笔不菲的提成,月薪一般都有八九千乃至上万元。下半年旺季特别是临近春节时,她甚至可以拿到两三万元的月收入,常常上榜成为公司的业务明星。

没有了那些追着屁股的债主,不用再为借钱、还钱的事烦心,郑某琴仿佛回到了刚结婚那阵子,十足一个幸福的小女人。

然而,2016年6月30日,随着几名陌生男子出现在郑某琴的办公室,她逍遥自在的幸福时光戛然而止。

关于网站 |联系方式 |主办单位 |法律顾问
主办:中共福建省委政法委员会 福建省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 承办:福建法治报社
网站编辑部电话:0591-87870376 投稿邮箱:fjcawcom@163.com 闽ICP备0906065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