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理论实践 > 司法实践 > 正文

网络语言暴力治理的法律对策

2016-12-22 10:26:13   来源:

□省法学会犯罪学研究会秘书长、福建警察学院法律系教授 谢天长

在互联网上,由于网络空间的虚拟性,人们使用语言更为随意和不加约束,散布谣言、恶意攻击、谩骂泄愤、人肉搜索等现象相当普遍,人们习惯称之为“网络暴力”或“网络语言暴力”。近期,笔者主持完成省法学会关于网络语言暴力的研究课题,分析其表现与特征,并就此治理问题提出法律对策。

网络语言暴力的表现形式

网络并非法外之地,网络语言暴力一旦越界,即构成违法。近年来,网络语言暴力的表现方式呈现多样化特征——

1、以直接谩骂、辱骂等方式泄愤,使当事人深受其辱;

2、以歪曲事实、编造谎言、传播谣言、混淆视听等方式,诋毁抹黑当事人形象;

3、通过人肉搜索曝光个人信息和个人隐私,煽动和纠集网民进行群体围攻;

4、通过侵入当事人的网络私人空间、篡改主页、瘫痪网站等方式,迫使当事人屈服;

5、以威胁恐吓等方式,造成他人心理恐惧,迫使当事人屈服;

6、以娱乐心态对当事人进行恶搞,使当事人产生精神压力;

7、从网络暴力延伸到现实暴力,通过电话、信件、围堵、骚扰家人等方式侵扰当事人正常的学习、生活、工作秩序。

网络语言

暴力的特征

攻击对象的广泛性。网络语言暴力行为的对象广泛,无论是自然人,还是法人、社会组织乃至族群,都可能成为攻击的对象。

攻击行为的情绪性。实施网络语言暴力者往往在泄愤过程中夹杂个人情绪、体验等。有的是发泄对现实不满而对某人、某事实施网络语言暴力攻击,有的是漫无目的地跟风、灌水、加帖,道听途说、人云亦云,给他人造成伤害。

攻击范围的溢出性。网络语言暴力行为往往因跟风而“溢出”,波及对象从一人到另一人、从一事到相关事、从一地到另一地,攻击范围不断扩大。受害人与行为人之间没有利害关系或与相关网络事件毫无关联,但也可能被波及而受到伤害——这就是俗称的“躺着中枪”。

攻击后果的严重性。网络语言暴力可以转化为线下加害行为,导致加害后果,造成他人名誉权、隐私权、肖像权、姓名权等民事权益受损,使受害人心理受压、精神受困、健康受损。从而影响和扰乱受害人的学习、工作和生活秩序,甚至导致受害人自杀等严重后果。

攻击行为的集群性。在网络语言暴力行为中,众多网民由于关注共同的话题而被吸引到同一网络场域,产生互动、共鸣、关联的行动,但没有明确的行动规则、角色分工、组织形态和指挥机构。这些行为兼有聚众、群众和公众行为等特征,属于社会学意义上的“集群行为”。

规制网络语言暴力的现有法律及不足

我国目前尚无规制网络语言暴力的专门法律规定,但有一些管理网络信息服务、维护网络安全的法律规范涉及网络语言暴力行为,主要包括: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侧重于维护国家安全和社会公共利益,保护个人、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

(2)《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管理条例》,其第3条第二款规定:“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的上网消费者,应当遵守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遵守社会公德,开展文明、健康的上网活动。”第14条规定,禁止散布谣言、侮辱或者诽谤他人等行为,但对于这些行为的罚则规定不明晰。

(3)《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关于“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单位义务”的部分条款,与《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管理条例》的部分条款大体相同。但该《规定》明确了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单位的法律责任。

(4)《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其第15条所规定的禁止性内容,与《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管理条例》《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的相关条款基本一致。但该《办法》同时规定了违反法律禁止性规范的经营性或非经营性网络信息服务提供者应承担的行政责任和刑事责任。

上述法律规范明确提到三类责任主体,包括网络用户、网络服务提供者和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但相关规定的具体性、明晰性、一致性存在不足,在网络语言暴力行为追责中难以确定责任主体,相应责任体系也不完备。同时,上述法律规范都没有直接以“网络语言暴力”来表述,而是采用“散布谣言”“侮辱诽谤他人”“危害社会公德或者民族优秀文化传统”等用语。网络语言暴力行为是否属于上述禁止性行为,还需根据实际情况,通过法律解释予以甄别和认定。这很可能给法律适用增加一定难度,也对规制网络语言暴力行为留下制度盲点。

依法治理网络语言暴力的法律对策

首先,将网络语言暴力纳入法律规制。明确网络语言暴力的法律内涵,厘定网络语言暴力的边界,将网络语言暴力行为纳入法律约束范围。根据网络语言暴力的表现和特点,可将其界定为:网络用户利用网络公共平台,借助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或动画等载体,以言语攻击、形象恶搞、隐私披露等形式对网络事件当事人实施一系列具有侮辱性、伤害性、煽动性的攻击,造成当事人名誉权、隐私权、肖像权、姓名权等人格权益受损的行为。

其次,实行网络“间接实名制”。网络实名制是指将网络中的虚拟身份和现实中的真实姓名、身份证号绑定的一种制度,包括信息发布的实名制和网络接入的实名制。网络实名制是网络身份信息关联查询的基础,是甄别网络用户真实身份、保证网络责任查究的前提。2012年,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关于加强网络信息保护的决定》,实行网络实名制。但网络实名制自推行以来一直争议不断、落实不力,其主要原因是直接用身份证注册网络ID存在较多问题和隐患。如提交身份证号时可以盗用他人号码,也可伪造号码;身份证号直接提交给众多网络服务商,存在信息泄露隐患等。为此,建议实行“间接实名制”,即网络用户在注册网络ID时应向网络服务商提交手机号码,然后通过验证码进行手机用户确认,这样便实现了一个网络ID对应一个手机号;而手机入网已全面推行实名制,一个手机号对应着一个实名。这样,一方面,网络用户的姓名、身份证号等个人信息不会直接暴露给众多网络服务商;另一方面,在相关的法律追责中,执法部门可通过网络ID查找到责任人实名。

再次,完善法律责任体系。责任明确是克服法不责众、有效查究追责的前提。应根据网络运营中的不同环节、不同主体、不同过错程度,明确和细化不同的责任承担方式和责任后果,由此构建规制网络语言暴力的严密责任体系。

——明确和细化通讯运营商的责任。采用“间接实名制”,通讯运营商要承担信息保存和信息安全的第一道责任。其重点是突出对用户信息的保管和保密,防止用户信息因泄漏而成为网络语言暴力攻击的对象或工具。

——明确和细化网络服务提供者的责任。网络服务提供者范围十分宽泛,根据服务内容的差异,可分为网络接入服务提供者、网络平台服务提供者、网络内容和产品服务提供者、网络技术提供者。建议将上网服务营业场所也纳入网络服务提供者的范围;同时,针对不同的网络服务提供者,规定不同的法律义务和法律责任,以免责任落空、责罚失衡。在归责原则上,对网络服务提供者的不作为侵权,宜采用过错推定责任原则,即相关主体应举证证明已及时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主观上没有过错,方可免责。

——明确和细化网络用户的责任。网络用户分为网络语言暴力的发帖者(始作俑者)和跟帖者。前者应承担侵权责任;而后者如果对于发帖者所宣扬的事件,未尽到足够的注意义务,没有辨别是非真伪,在客观上扩大了影响范围,也应承担侵权责任。在此情形下,跟帖者与发帖者的主观过错程度不同,应根据我国《侵权责任法》的规定确定各自应承担的责任。

关于网站 |联系方式 |主办单位 |法律顾问
主办:中共福建省委政法委员会 福建省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 承办:福建法治报社
网站编辑部电话:0591-87870376 投稿邮箱:fjcawcom@163.com 闽ICP备09060655号